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9)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無奈的苦笑顯露在少女臉上,雖然被打扮成這副稀奇的模樣並非世界本意,卻也不能掩蓋住世界於中途興起的惡作劇心理,不然,她也不會選擇以那樣帥氣的步伐走出來


也因此,為了未來會經常受到驚嚇的喬瑟夫,世界第一時間就被拖去隔壁卸妝,留下西撒可憐孤獨地迎接喬瑟夫那一連串不會停下的囉嗦抱怨......雖然西撒本人是甘之如飴的接受就是了


輕柔的取下作工精細的假髮,先將世界那長過肩的燦燦銀髮用預先準備的髮繩高高綁起,才開始進行卸妝的動作,將卸妝油倒在化妝棉上,動作輕緩,世界在藍髮少女的舉動中只感覺到溫柔及重視


在步調緩慢,速度卻絕對不算慢的過程中,世界也不辜負她被媽媽愛為curious,全程用著她晶瑩的大眼好奇的盯著少女,少女在近乎逼人的視線中竟也沒有任何反應


沉默著完成工作,少女似乎完成了一項神聖的工作,然後


[芥川奈那,請多指教]


出乎意料之外,名為芥川奈那的藍髮少女,率先做出了自我介紹


總之是個從庫巴姬衍生出來的腦洞
伊奇姬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8)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似乎是莉莎莉莎為了補償她,世界被默許了能待在拍攝現場,她時不時東看西看,而尤其感興趣的便是攝影機前彷彿換了人似的喬瑟夫及西撒

緊緊的盯著兩人的動作,隨便一個轉身兩人都配合的恰到好處,即使偶有拌嘴,兩人的合作也沒有絲毫裂縫,一方向前,另一方往後,充滿了和諧

而這樣的盯視並沒有被莉莎莉莎忽略,叫來了一旁待命的絲吉Q,莉莎莉莎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

不知過了多久,總之拍攝搞一段落,正是休息時間,回過頭來,只見身前除了莉莎莉莎,還有另一名藍髮少女,並且正以審視的眼光將她從頭到腳觀察了一遍

[如果是妳說的那樣,可以]
少女轉向莉莎莉莎,並沒有用敬語,可見少女的身分應是與莉莎莉莎相當

雖然仍一頭霧水,世界被強行帶走,到了隔壁的化妝室,並且,被遞上了一頂銀色的假髮,不同於一般假髮,從觸感就知道做工的細膩,最重要的,這是一頂短髮假髮

---------------------------------

喬瑟夫和西撒突然被告知將有一人加入拍攝,儘管不反感,兩人仍是介意於這中途插入的人,導致拍攝頻頻中斷,直到那人的出現

那是對兩人都熟悉的走路身影,舉手投足都充滿了俐落,穿著黑色西裝,一步一步都有風吹過,起初,兩人確實以為她是他

不過,站在他們面前時,她不自然的理了理髮稍,喬瑟夫和西撒熟悉的那個人可不會這麼做,維克托可是個沒有羞恥心的男人

[Oh my god!!!!]

喬瑟夫驚悚的脫口而出,連西撒也目瞪口呆,畢竟,眼前不再是之前的少女,除了長相相似之外,再沒有其餘部分相同,五官變得男氣,走路姿勢,小動作,就連頭髮都變得與維克托相同,大約,只有熟識其中一人才能辨別兩人

伴隨著維克托擅長的笑,世界輕而易舉的演繹出自己哥哥,就連稍後的拍攝也幾乎沒有誤差,即使在鏡頭前稍有生疏,該擺的姿勢,該轉的角度,也都在莉莎莉莎的指導下,顯露出維克托特殊的美

反倒是喬瑟夫,與世界拍攝雙人照時,非常的僵硬,簡直就像遇見了洪水猛獸,下一秒就會逃出門外一樣,使得世界也連帶著失誤

幾乎是掙扎著拍完,喬瑟夫在下一秒逃離世界近乎兩公尺

總之,是個世界(此世界非彼世界
(陰影好重

世界˙尼基福洛娃(7)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雖然喬納森以及承太郎沒有確認過世界是否擁有替身,但是在方才的情況下,承太郎第一時間的反應確實是最正確的

因此,世界對承太郎的威脅並不反感,換作是她,應該也會做出相同的反應

動作熟練的將斗篷狀的替身收起來,世界輕巧的踏出房門,意外又不意外,隨著她的動作,世界的身後跟上了一道沒有注意便會忽略的腳步聲

就像是沒察覺到般,世界依舊照著自己的步伐向前,但是,這便苦了身後的人了,世界的腳步時快時慢,有時是小碎步,有時又是快走,簡直就是在考驗跟蹤者的應變能力

不到五分鐘,跟蹤者的視線裡已不存在世界的身影了,無奈的拿起對講機,向機器對面的人報告自己追丟少女的事實

而此時的世界正漫無目的的亂走,竟然走到了喬斯達莊園少數會外借進行攝影的房間,小小的門縫誘惑著這名好奇心的化身,輕輕的推開門,世界神奇的靠著自己的腰力,完成了上半身與地面平行的動作,完美的將頭探入門中

只見無數的相機,燈光,以及目光都聚集在房屋的中心,出人意料的,前一天才認識的喬瑟夫及西撒兩人正十分帥氣的擺好動作,然而,下一秒,喬瑟夫一個肘推,西撒一個腳踢,兩人又陷入了互相招惹的循環

而相機旁站著尷尬的攝影師,扶額的黑髮麗人,以及滿臉無奈的金髮女性

放任兩人在房間中央互鬥,莉莎莉莎轉過身想要往房間的休息區走去,卻恰好與偷窺著的世界對上眼

[......妳]

僅僅一個字就將原本沉默的氣氛打破,世界也不知為何,下意識的站直身邁開逃跑的腳步,卻被莉莎莉莎的圍巾一把捆住腰,直接拖回房內

而被捕捉的世界面對房內的眾人時卻意外的平淡,完全沒有偷看的罪惡感,看見喬瑟夫與西撒兩人時還笑容滿面的揮了揮手

也就喬瑟夫這心大的傢伙會回應,還換來西撒的肘擊

[妳是誰?]

在喬瑟夫吃痛的彎下腰時,對世界的審問也開始了

[世界,世界˙尼基福洛娃]

世界輕鬆的回答,答案卻讓問的人愣了愣,好一會兒才問出第二個問題

[維克托是妳的誰?]
[我哥哥哦~]

只有[哥哥]兩字是用日文,世界俏皮的歪了歪頭,這個答案反而讓眾人面面相覷,有些人恍然大悟,有些人還在思考[勝利]是誰,而莉莎莉莎已經伸出手扶起坐在地上的世界

[原來妳也是尼基福洛夫,抱歉了,世界]

略帶歉意,莉莎莉莎這麼開口

[不會啦~妳已經算親切了,我剛剛才被更兇狠的語氣威脅呢~]

算不上是寬慰的話語,世界若無其事的說出了自己被威脅的事實

確認世界表情確實無礙,莉莎莉莎才鬆了口氣,然後,目光轉向了早已知曉世界身份的喬瑟夫,還有忘記提醒的西撒

一陣寒意略過背脊,喬瑟夫和西撒同時對上莉莎莉莎的墨鏡,兩人再次感受到當初被莉莎莉莎統治的恐懼

------------------------------

小小科普:俄羅斯人的姓氏是依性別改變的,男性姓氏的尾巴通常是[夫],而女性的則是[娃],[婭]之類的

然後......喜歡的話,可以給些建議或是問個問題喔









(在此不要臉的求小紅心)

世界˙尼基福洛娃(6)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少女,舞者,業餘畫家,業餘攝影師,這一串形容世界的詞語後還必須加上一個,替身使者

世界是在十歲時覺醒了替身,也正是在同一年,她代替維克托跳出了那一場驚天動地的表演滑,而促使世界這麼做的,也正是她那神奇的替身

替身,會根據持有者的願望擁有不同的能力,有些人渴望力量,有些人渴望控制,不論哪種人,他們的願望大都會顯現在替身上,而世界的替身,特蘭,也是如此

她的替身能力,一言以蔽之,就是轉移,距離上的轉移,或是概念上的轉移都能夠做到,會有這樣的替身,起因便是維克托

眾所周知,維克托是一名花式滑冰選手,而且是舉世聞名的,這樣的維克托,雖然難以想像,但是還是有剛開始滑冰的時期,剛開始練習時只能以慘不忍睹形容,轉身時摔,跳躍時摔,偶爾剛剛起步就摔下去了,讓這名少年的腳,手,以及四肢都布滿了傷痕

維克托又是個極其倔強的孩子,他摔的越多,想征服這項運動的熱情就越大,初期的一年裡,維克托就沒有一天是沒有傷痕的,而這只是個開始

不到兩年,逐漸熟悉花滑的維克托為了動作上的美感,還特地去請教了莉莉亞,也就是未來會成為他妹妹老師的芭蕾舞團首席,毫無保留的被這位嚴厲的老師狠狠的操練了一頓,雖然沒有真的經歷身為芭蕾舞者應該進行的訓練,維克托依舊被訓練的難度嚇到了,也因此他後來特別敬畏世界那艱深的意志力,不過這都是別話

芭蕾舞,是一種特別傷害腳的一種舞蹈,隨便去看一個芭蕾舞者的腳絕對布滿了傷疤,未好的以及正在癒合的,就算是個剛入門的新手,拉筋的痛楚也足夠他受的了

那段時間,不只是維克托最痛苦的時間,也是世界的,不想讓維克托痛苦,不想讓維克托受傷,小小的世界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並且,淚眼汪汪的盯著維克托,以自己嬌小的身軀擋住門板,試圖讓他打消出門的念頭,而維克托總是會笑著將世界的頭髮揉亂,然後踏出家門

眼看讓維克托遠離讓他受傷的事物的想法失敗了,倔強的個性與維克托一模一樣的世界,有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既然不能讓維克托不受傷,那就把維克托的傷痕轉移到自己身上吧!

這想法出現在世界腦子裡後,這個小女孩馬上就向自己的母親尋求同意,而出乎意料的,母親同意了,帶著一抹小女孩看不懂的微笑,自那以後,世界總是會在晚飯結束後,拉著維克托的手坐到沙發上,自己則將手掌覆蓋在哥哥的傷痕上,維克托問起時,她也很自然的說出嘗試將傷痕移到自己身上的天真話語,換來自家哥哥的柔軟一笑

一開始的確沒有作用,覆蓋之下的傷口依舊在原處,世界也不氣餒,一天一天的嘗試,隨著時間過去,維克托也曾經想讓她放棄,不過,那一如既往的倔強最終讓維克托放下了勸說

而到來即是危機,亦是轉機

那是一個異常寒冷的天,對於俄羅斯人原本就嚴峻的氣候更加雪上加霜,而在這冷酷的天氣下,傳到尼基福洛夫家的,卻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維克托,因為趕路,在扭傷腳踝的情況下迷了路

當下,世界急的都快哭出來了,所幸,最後在救援隊的幫助下,他們終於找回了維克托,而在確認平安後,映入世界眼前的便是維克托那腫脹成球的腳踝,以及故作冷靜卻冒著冷汗的維克托,伴隨著心中的痛楚及臉上的眼淚,世界的指尖觸到了那紅腫的部份,隨即一陣劇痛使得女孩小小的驚叫出聲,隨之而來的是男孩的驚呼聲,只見維克托的腳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腫,反倒是世界緊緊按住自己的腳,低下頭不發一語,而在被頭髮掩蓋住的臉龐,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時至今日,維克托只知道自己的妹妹擁有著神奇的能力,卻幾乎再沒看見她使用過,而母親,也就是米莫紗,也沒有對世界表現出來的能力,有過一絲一毫的疑惑,只有對他悄悄的豎起食指,立於唇邊






----------------------------------

嗯,這章主要是關於世界的替身覺醒啦
還有母親的隱瞞,大都是小小的伏筆

然後......喜歡的話,可以給些建議或是問個問題喔.....
我很好勾搭的(求你們理我( ´゚Д゚`)
建議的話,我絕對會接納,應該說請給我建議
<(_ _)>
問題的話,可以問問看會出現哪些動漫啊,人物啊,cp啊,未來會出現的兩個主要女角色啦



(求求你們,留個句號也可以啊(◞‸◟)

世界˙尼基福洛娃(5)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以一個十六歲少女的早晨來說,世界的生活無疑是非常健康的
清晨六點,從床上爬起,梳妝洗臉打扮後,從喬斯達家分配給她的房間出來
下到廚房,和荷莉打完招呼後,享用了一頓荷莉做的精緻早餐
然後出門,開始繞著喬斯達莊園晨跑,預計總距離四十公里,預估花費時間:一個半小時

結果,花了兩個小時才跑完,真心的開始思索是不是體力開始衰弱後,世界回到了莊園門口,意外的發現門口的警衛是昨天將她趕出門的同一人,相對於警衛先生的尷尬,世界回以平靜的笑容

早上八點,不出意外的發現除了喬納森以外的人都尚未起床,反倒是喬納森驚訝於少女的早起,而驚訝過後則是讚許,隨後,兩人趁著早晨的空檔討論起了稍後將要開拍的劇本

而空條承太郎睡眼惺忪的進到餐廳後,便是一個一米九五的壯漢和嬌小的少女滿臉幸福的討論甜點的無違和景象,兩人似乎沒有注意到有人靠近,依舊興致高昂的沉浸在兩人的對話中,承太郎又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因此他就這麼聽著話題從甜點跳到舞蹈,再跳到攝影,然後回到劇本、劇情、人物,最後則是,替身

當話題來到了替身時,喬納森才發現了身旁的承太郎

[啊......承太郎,你也在這啊......]

似乎這時才察覺到自己說出了不該提起的話題,伴隨著眼前承太郎完全黑下來的臉,喬納森不自覺敗給了這名後輩的氣勢,尷尬的閉上嘴,可惜,此時少女的好奇心已經完全被激起來了

即使喬納森緊急的試圖阻擋承太郎,卻還是抵擋不了他對少女的威脅話語

[喂!婆娘!]

平常時候,承太郎的這種語氣通常都只會造成
女性們的狂熱,但是眼前的女孩只是眨眨眼睛,疑惑的偏了偏頭,很平靜的樣子

沒有人知道她平淡的外表底下已經掀起了名為好奇心的旋風

[妳最好不要起無謂的好奇心,妳會沒命的!]

伴隨著喬納森責備承太郎的無禮的話語,兩人旁若無人的互相對視,過了許久,世界才笑出聲

[知道了,我不會有{無謂的}好奇心的]

明明承諾的話語已經被吐出,承太郎卻沒來由的覺得少女一定有辦法得知關於替身的資訊,
不知是因為她的表情還是語調,亦或者兩者皆帶給他不好的預感
不過,世界都已經答應下來了,他要是還繼續威脅她也說不過去,更何況,後邊還有一個囉嗦的大家長呢

最後,喬納森充滿歉意的拖著瞪視著世界的承太郎跑出去進行教育,獨留世界一人坐在原位,又等了一會,房間外沒有聲音後,她才輕巧的站起身

[替身......嗎?]

令人意外的是,少女此時身軀散發著微光,如果有其他人在場,一定認得出來,這是叫出替身時會有的生命波動產生出來的

[還真是,可愛的名字啊~]

她緩緩的抬起手,伸向半空,隨後一隻手跟著出現,像是幼崽般,膽小的附在世界的手心,接著,一襲斗篷出現在世界面前,非常奇特的,只有斗篷的帽簷及袖子部份有頭部及手掌,其餘部分都只有中空的空氣,簡直就像替身本體就是斗篷般

[妳說對吧,特蘭(tran)]

世界˙尼基福洛娃(4)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俗話說的好,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藉由喬瑟夫刷起西撒的好感度的世界深刻的體會到了這一點。

這名天性溫柔的義大利青年就這麼和他的損友擔當起世界接觸這個全然的新環境的嚮導,而且,比起喬瑟夫,西撒明顯靠譜了不知多少,起碼不是將世界丟著,自己跑出去玩的程度。

只不過,跟這名金髮男子的近距離接觸也確實為世界帶來了麻煩,應該說,這喬斯達家住著的成員都是一些禍水,不論是紅顏或是藍顏。

[喂!妳這女人是怎樣啊!才來不到幾小時就勾引了西撒嗎?]
[妳給我聽好!西撒啊~才不會喜歡上妳這種小女孩呢!]
[就是說啊!]
[西撒可是我的啊!]
[蛤~妳的?妳是不是腦子有洞啊!是我的才對!]
[明明就是我的!]

..............

平淡的望著沒幾句就吵起來的幾個女人,世界身處的位置在喬斯達莊園少數對外開放的區域,這裡是花園,布滿了五顏六色,各有優異的花朵及植物。

然而,這樣美不勝收的景色,背景卻是幾個女人的無理取鬧,實在是一大敗筆,又是幾分鐘過去,眼前的爭吵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無奈的轉身,警衛也發現這裡的鬧劇,正趕往這裡準備進行驅趕。

令人無語的是,這名警衛將世界也逐出了門外,由於初來乍到,除了劇組的人員外,雖然都知曉會有一名女性配角到達,卻沒有人知道她的確切長相,也導致了這起意外發生。

抬頭看向巨型的鐵門,世界認真的思考了從後門走到前門的時間並決定實行,差一點,是的,如果沒有偷溜出宅邸的三人組恰好回來,世界真的打算跑上二十公里從後門繞至前門。

反正,就當慢跑嘛,她是這麼想的,並且一點也沒有思考這個距離到底有多麼不自然。

滿頭銀髮是一個很大的特徵,對於喬斯達家的少年少女,新來的成員是一個非常吸引他們注意力的事物,畢竟,這部戲,出乎意料的講求關係,主角都是喬斯達家的主人翁,配角是喬斯達家成員及各種同學同事,就連反派都是由迪奧這名喬納森的幼馴染為首的布蘭度家族及其下屬擔任。

但是,其中卻有幾個人的身份不是與他們非常親密,卻是無可取代的,米莫紗˙尼基福洛娃,這名嫁到俄羅斯的女人,曾經是喬納森及迪奧的老師,同時也是兩人的惡夢,米莫紗不只是在現實中擔任兩人的家庭教師,同時在戲內,為了追求真實感,迪奧選擇了她演出老師這個身份,這作死的舉動便是,除了休息吃飯睡覺,只要醒著,就會被迫聽從這名女性的言語,一舉一動都被管教的徹底,也導致兩人對於有關於米莫紗的各種事物都帶有恐懼。

雖然拍完第一季後,米莫紗當天就飛回俄羅斯,並且沒再到日本過,她的兒子,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卻是在第二季中,扮演了米莫紗的孫子,並且,迷倒了萬千少女,在兩年前造成了一大風潮,花滑的風氣也因此更盛,這兩人都只有喬納森及迪奧目睹過真容,其餘人都對於這傳說中的尼基福洛夫都抱有些許的好奇,自然也就清楚的記得女孩的特徵。

銀髮,喜歡編成辮子的長髮及腰,幾乎是特徵的微卷瀏海,怕熱的穿著短袖短褲,然後,安靜的徹底,三人組幾乎是看見世界的同時就認出來了,在吵鬧的女性中,唯一一個安靜的沉思,並且,與敘述完全符合的少女,只有一個。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世界會被趕出來,不過,向來直接的空條徐倫憑著性別的優勢上前搭話,後方的東方仗助及喬魯諾因為距離的緣故沒聽見她們的對話,不過,很明顯的笑聲不久後便傳來,是徐倫的,邊笑著邊牽住世界的手腕往兩人走來。

[來,世界,我給妳介紹,這個,梳著老套飛機頭的是東方仗助,我的表哥,這邊這個頭上有三個甜甜圈的是喬魯諾˙喬巴拿,也是我的表哥。]很直白的以髮型為介紹基礎的徐倫,明顯忽略了自己也綁著米老鼠一般的髮型。

[喂!徐倫,妳說我的髮型怎樣啊啊~]
[老套飛機頭啦,怎樣~]
[妳自己不也梳著奇怪的米奇頭嗎!]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互相調侃著髮型,喬斯達家的人對於家人總是比較寬容,要是由其他人來說,這兩人可能就要發一場好大的脾氣了。






(米莫紗是私設)

世界˙尼基福洛娃(3)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等到幾人坐上車前往片場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了

由於喬斯達家及迪奧特殊的關係,導致除了喬納森以外的喬斯達們都對於迪奧抱有敵意以及種種惡意,也間接影響了幾人在車上的座位

幾人的位置大致如下

大 迪
荷 世
二 承

是的,來接世界的第三名喬斯達便是喬瑟夫,並且在路程中不斷的試圖讓世界跟他聊天,得到的結果只有口乾舌燥以及世界相機容量的減少

不論是荷莉抑或是承太郎都對世界的行為感到驚訝,要知道一般的十六歲女孩才沒有辦法平常的看待演員或是偶像這種特殊的人種,而她的態度卻稀鬆平常,習慣了這類人的感覺。

[世界~小世界~理我一下嘛~]喬瑟夫這麼搭話
[怎麼了嗎?喬瑟夫先生]回過頭,世界回答
[欸欸~不要叫我先生嘛~來,跟我唸,喬瑟夫~]喬˙五歲˙瑟夫說
[好的,喬瑟夫先生]伴有美麗的笑容,世˙冷靜˙界這麼回答

......
方才兩人的互動大致如此

對於喬瑟夫這種五歲小孩一般喜歡捉弄感興趣的人事物的行為,世界感到非常親切,也就難得的捉弄回去,滿面笑容的。

拿起手中的相機,對準眼前的臉,喀嚓一聲,條件反射的喬瑟夫下意識露出笑容,幾秒鐘後才回應過來,正要發難時就看見已經看了二十幾年的熟悉的笑容出現在眼前,不知為何,許久沒有感覺到的害臊感突然出現,令喬瑟夫不由自主傻笑出聲。

兩人就這麼看著相機內的照片開始討論了起來,相談甚歡,素不相識的兩人就這麼藉著照片熱絡了許多。

-----------------

[誒~原來跳舞還有這麼多學問,我以前都只是跟著節奏擺動身體而已耶~]
這是充滿驚奇的男性。

[當然不是,不論是表情還是氣勢也都很重要的喔~............不過,身為伴舞,只有擺動真的好嗎?]這是遲疑的女性。

結果,到了目的地後,不正經的喬瑟夫反而成了第一個與世界交談甚歡的人,當然,荷莉除外,興許是家人的緣故,世界對於這種自來熟的人從沒有太大的戒心,也因此,主動一點便能和她搭上話,不過,這也導致她媽媽和哥哥的各種操心就是了。

停下車後,喬瑟夫飛快地拉起世界的手腕,並以跑百米的速度衝進一棟宏偉的豪宅,至於這棟豪宅的規格嘛......完全就是中古世紀的宮殿一般,細緻到讓人眼花的裝飾花邊布滿了牆,甚至走廊一旁的櫃子花瓶都看的出來有一定的年份,簡單的形容就是一個{貴}字啊!

但是,在這樣華美的建築四處卻布滿了器材,有些是攝影機,有些是拍攝道具,還有幾間房間是化妝室,雖然都沒有看到有人在使用,卻能看出這齣戲的超大規模。

又經過了一條走廊,幾間門房,世界已經辨別不清跑到現在位置的方位了,只知道喬瑟夫似乎並不是隨意的亂跑。

[唔....!]鼻尖結實的撞上前方人的背脊,少女眼眶不由自主泛出淚水。
[啊啊啊啊,抱歉啊!]似乎確實不是故意停下的,喬瑟夫雙手合十,歉意的笑了笑,隨後,像是要拆了門板似的敲打門板,砰咚砰咚,急躁的像是五歲小孩。

然後,一個金髮青年似無奈似習慣了的打開門,不過,世界的存在似乎是他沒預料到的,明顯愣住的呆滯表情貌似取悅了喬瑟夫,樂呵呵的嘲笑出聲,換來了掐臉頰,並以同樣的舉動回禮,兩個五歲兒童幼稚的舉動讓一旁的世界笑出聲,隨後,幾人所在的區域充斥了歡笑。

世界·尼基福洛娃(2)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在經歷方才的一陣慌亂,世界又等了一段時間,陣亡的兩人才從精神衝擊中回過神來,期間世界收穫速寫兩張,奇特的慘叫聲錄音,以及相機容量的減少

幾乎是狼狽的,迪奧布蘭度,這名驕傲的金髮男子以一種自己平常絕對不會出現的姿態站起身,而世界也是在此時才發現兩人後方的幾人

一名金髮女性以及兩名黑髮男性,值得一提的是,這五人中有三位看的出來是兄弟,也正好是世界要拍攝的戲劇的主角

是的,戲劇,其名為[喬斯達家的奇妙日常],戲中角色幾乎都是喬斯達家族或是布蘭度家族的成員,是目前於全球有一定的熱度的一齣戲,就連世界都耳聞過幾次,世界的母親所謂的驚喜便是這齣戲的配角之一,將會由世界來演出

毫不保留的看向轉過身的迪奧,三人當中最高的那位,同時也是主角的空條承太郎以鄙視的眼神瞪向他,其餘人也都或多或少帶了點無奈的意味

[嘛,就別太責怪迪奧了吧?畢竟,就連我看見世界小姐的臉,也都想下跪了喔!]

隨後,喬納森喬斯達,這部戲的演員兼導演發出了打圓場的言論,也幫臉黑的迪奧找到了一個台階

不論鄙視或是無奈,當下都消散不少,也讓世界的尷尬減少了些,不自覺的露出微笑,卻見不論是迪奧或是喬納森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隨後,只過片刻,世界被某人拉住往室外走去,留下男性們在後頭,看向拉住自己的美麗女性,世界迷糊的眨了眨眼睛,換來的是金髮女性溫暖的笑靨

[妳就是世界呀!果然跟照片一樣可愛呢]舉手投足都充滿優雅氣息的女性笑著,溫柔的與世界交談,安撫起頗為慌亂的她

[照片?]感覺臉上的熱氣增加,世界不自覺的搓了搓臉頰

[嗯嗯,妳看]

荷莉的手上拿著她的手機,上面令人意外的是世界的側面照,銀髮的女孩閉著眼睛微微抬頭,精緻的五官足見未來的美麗,微帶笑容,充滿了亮麗的半身照

世界呆住了,隨後像是熟透的蘋果般炸紅了臉

[欸......嗚…...嗯......是嗎?]

荷莉意外的發現,這名美麗的俄羅斯女孩,理應是適應了無數的鏡頭,畢竟才十歲就能在千萬人面前跳舞,卻會因為當面的稱讚而害羞臉紅,這實在是......

[太可愛了!]

[咦!!!!!]

使勁抱住身旁的女孩,荷莉露出有如發現了珍寶的笑容,相對的,世界則是更加的慌亂了

她們身後則是拋下其他人,同樣先行一步的空條承太郎,恰好看見了荷莉抱住世界的瞬間,以及少女那艷麗的紅顏

[......やれやれだ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