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5)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以一個十六歲少女的早晨來說,世界的生活無疑是非常健康的
清晨六點,從床上爬起,梳妝洗臉打扮後,從喬斯達家分配給她的房間出來
下到廚房,和荷莉打完招呼後,享用了一頓荷莉做的精緻早餐
然後出門,開始繞著喬斯達莊園晨跑,預計總距離四十公里,預估花費時間:一個半小時

結果,花了兩個小時才跑完,真心的開始思索是不是體力開始衰弱後,世界回到了莊園門口,意外的發現門口的警衛是昨天將她趕出門的同一人,相對於警衛先生的尷尬,世界回以平靜的笑容

早上八點,不出意外的發現除了喬納森以外的人都尚未起床,反倒是喬納森驚訝於少女的早起,而驚訝過後則是讚許,隨後,兩人趁著早晨的空檔討論起了稍後將要開拍的劇本

而空條承太郎睡眼惺忪的進到餐廳後,便是一個一米九五的壯漢和嬌小的少女滿臉幸福的討論甜點的無違和景象,兩人似乎沒有注意到有人靠近,依舊興致高昂的沉浸在兩人的對話中,承太郎又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因此他就這麼聽著話題從甜點跳到舞蹈,再跳到攝影,然後回到劇本、劇情、人物,最後則是,替身

當話題來到了替身時,喬納森才發現了身旁的承太郎

[啊......承太郎,你也在這啊......]

似乎這時才察覺到自己說出了不該提起的話題,伴隨著眼前承太郎完全黑下來的臉,喬納森不自覺敗給了這名後輩的氣勢,尷尬的閉上嘴,可惜,此時少女的好奇心已經完全被激起來了

即使喬納森緊急的試圖阻擋承太郎,卻還是抵擋不了他對少女的威脅話語

[喂!婆娘!]

平常時候,承太郎的這種語氣通常都只會造成
女性們的狂熱,但是眼前的女孩只是眨眨眼睛,疑惑的偏了偏頭,很平靜的樣子

沒有人知道她平淡的外表底下已經掀起了名為好奇心的旋風

[妳最好不要起無謂的好奇心,妳會沒命的!]

伴隨著喬納森責備承太郎的無禮的話語,兩人旁若無人的互相對視,過了許久,世界才笑出聲

[知道了,我不會有{無謂的}好奇心的]

明明承諾的話語已經被吐出,承太郎卻沒來由的覺得少女一定有辦法得知關於替身的資訊,
不知是因為她的表情還是語調,亦或者兩者皆帶給他不好的預感
不過,世界都已經答應下來了,他要是還繼續威脅她也說不過去,更何況,後邊還有一個囉嗦的大家長呢

最後,喬納森充滿歉意的拖著瞪視著世界的承太郎跑出去進行教育,獨留世界一人坐在原位,又等了一會,房間外沒有聲音後,她才輕巧的站起身

[替身......嗎?]

令人意外的是,少女此時身軀散發著微光,如果有其他人在場,一定認得出來,這是叫出替身時會有的生命波動產生出來的

[還真是,可愛的名字啊~]

她緩緩的抬起手,伸向半空,隨後一隻手跟著出現,像是幼崽般,膽小的附在世界的手心,接著,一襲斗篷出現在世界面前,非常奇特的,只有斗篷的帽簷及袖子部份有頭部及手掌,其餘部分都只有中空的空氣,簡直就像替身本體就是斗篷般

[妳說對吧,特蘭(tran)]

世界˙尼基福洛娃(4)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俗話說的好,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藉由喬瑟夫刷起西撒的好感度的世界深刻的體會到了這一點。

這名天性溫柔的義大利青年就這麼和他的損友擔當起世界接觸這個全然的新環境的嚮導,而且,比起喬瑟夫,西撒明顯靠譜了不知多少,起碼不是將世界丟著,自己跑出去玩的程度。

只不過,跟這名金髮男子的近距離接觸也確實為世界帶來了麻煩,應該說,這喬斯達家住著的成員都是一些禍水,不論是紅顏或是藍顏。

[喂!妳這女人是怎樣啊!才來不到幾小時就勾引了西撒嗎?]
[妳給我聽好!西撒啊~才不會喜歡上妳這種小女孩呢!]
[就是說啊!]
[西撒可是我的啊!]
[蛤~妳的?妳是不是腦子有洞啊!是我的才對!]
[明明就是我的!]

..............

平淡的望著沒幾句就吵起來的幾個女人,世界身處的位置在喬斯達莊園少數對外開放的區域,這裡是花園,布滿了五顏六色,各有優異的花朵及植物。

然而,這樣美不勝收的景色,背景卻是幾個女人的無理取鬧,實在是一大敗筆,又是幾分鐘過去,眼前的爭吵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無奈的轉身,警衛也發現這裡的鬧劇,正趕往這裡準備進行驅趕。

令人無語的是,這名警衛將世界也逐出了門外,由於初來乍到,除了劇組的人員外,雖然都知曉會有一名女性配角到達,卻沒有人知道她的確切長相,也導致了這起意外發生。

抬頭看向巨型的鐵門,世界認真的思考了從後門走到前門的時間並決定實行,差一點,是的,如果沒有偷溜出宅邸的三人組恰好回來,世界真的打算跑上二十公里從後門繞至前門。

反正,就當慢跑嘛,她是這麼想的,並且一點也沒有思考這個距離到底有多麼不自然。

滿頭銀髮是一個很大的特徵,對於喬斯達家的少年少女,新來的成員是一個非常吸引他們注意力的事物,畢竟,這部戲,出乎意料的講求關係,主角都是喬斯達家的主人翁,配角是喬斯達家成員及各種同學同事,就連反派都是由迪奧這名喬納森的幼馴染為首的布蘭度家族及其下屬擔任。

但是,其中卻有幾個人的身份不是與他們非常親密,卻是無可取代的,米莫紗˙尼基福洛娃,這名嫁到俄羅斯的女人,曾經是喬納森及迪奧的老師,同時也是兩人的惡夢,米莫紗不只是在現實中擔任兩人的家庭教師,同時在戲內,為了追求真實感,迪奧選擇了她演出老師這個身份,這作死的舉動便是,除了休息吃飯睡覺,只要醒著,就會被迫聽從這名女性的言語,一舉一動都被管教的徹底,也導致兩人對於有關於米莫紗的各種事物都帶有恐懼。

雖然拍完第一季後,米莫紗當天就飛回俄羅斯,並且沒再到日本過,她的兒子,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卻是在第二季中,扮演了米莫紗的孫子,並且,迷倒了萬千少女,在兩年前造成了一大風潮,花滑的風氣也因此更盛,這兩人都只有喬納森及迪奧目睹過真容,其餘人都對於這傳說中的尼基福洛夫都抱有些許的好奇,自然也就清楚的記得女孩的特徵。

銀髮,喜歡編成辮子的長髮及腰,幾乎是特徵的微卷瀏海,怕熱的穿著短袖短褲,然後,安靜的徹底,三人組幾乎是看見世界的同時就認出來了,在吵鬧的女性中,唯一一個安靜的沉思,並且,與敘述完全符合的少女,只有一個。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世界會被趕出來,不過,向來直接的空條徐倫憑著性別的優勢上前搭話,後方的東方仗助及喬魯諾因為距離的緣故沒聽見她們的對話,不過,很明顯的笑聲不久後便傳來,是徐倫的,邊笑著邊牽住世界的手腕往兩人走來。

[來,世界,我給妳介紹,這個,梳著老套飛機頭的是東方仗助,我的表哥,這邊這個頭上有三個甜甜圈的是喬魯諾˙喬巴拿,也是我的表哥。]很直白的以髮型為介紹基礎的徐倫,明顯忽略了自己也綁著米老鼠一般的髮型。

[喂!徐倫,妳說我的髮型怎樣啊啊~]
[老套飛機頭啦,怎樣~]
[妳自己不也梳著奇怪的米奇頭嗎!]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互相調侃著髮型,喬斯達家的人對於家人總是比較寬容,要是由其他人來說,這兩人可能就要發一場好大的脾氣了。






(米莫紗是私設)

世界˙尼基福洛娃(3)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等到幾人坐上車前往片場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了

由於喬斯達家及迪奧特殊的關係,導致除了喬納森以外的喬斯達們都對於迪奧抱有敵意以及種種惡意,也間接影響了幾人在車上的座位

幾人的位置大致如下

大 迪
荷 世
二 承

是的,來接世界的第三名喬斯達便是喬瑟夫,並且在路程中不斷的試圖讓世界跟他聊天,得到的結果只有口乾舌燥以及世界相機容量的減少

不論是荷莉抑或是承太郎都對世界的行為感到驚訝,要知道一般的十六歲女孩才沒有辦法平常的看待演員或是偶像這種特殊的人種,而她的態度卻稀鬆平常,習慣了這類人的感覺。

[世界~小世界~理我一下嘛~]喬瑟夫這麼搭話
[怎麼了嗎?喬瑟夫先生]回過頭,世界回答
[欸欸~不要叫我先生嘛~來,跟我唸,喬瑟夫~]喬˙五歲˙瑟夫說
[好的,喬瑟夫先生]伴有美麗的笑容,世˙冷靜˙界這麼回答

......
方才兩人的互動大致如此

對於喬瑟夫這種五歲小孩一般喜歡捉弄感興趣的人事物的行為,世界感到非常親切,也就難得的捉弄回去,滿面笑容的。

拿起手中的相機,對準眼前的臉,喀嚓一聲,條件反射的喬瑟夫下意識露出笑容,幾秒鐘後才回應過來,正要發難時就看見已經看了二十幾年的熟悉的笑容出現在眼前,不知為何,許久沒有感覺到的害臊感突然出現,令喬瑟夫不由自主傻笑出聲。

兩人就這麼看著相機內的照片開始討論了起來,相談甚歡,素不相識的兩人就這麼藉著照片熱絡了許多。

-----------------

[誒~原來跳舞還有這麼多學問,我以前都只是跟著節奏擺動身體而已耶~]
這是充滿驚奇的男性。

[當然不是,不論是表情還是氣勢也都很重要的喔~............不過,身為伴舞,只有擺動真的好嗎?]這是遲疑的女性。

結果,到了目的地後,不正經的喬瑟夫反而成了第一個與世界交談甚歡的人,當然,荷莉除外,興許是家人的緣故,世界對於這種自來熟的人從沒有太大的戒心,也因此,主動一點便能和她搭上話,不過,這也導致她媽媽和哥哥的各種操心就是了。

停下車後,喬瑟夫飛快地拉起世界的手腕,並以跑百米的速度衝進一棟宏偉的豪宅,至於這棟豪宅的規格嘛......完全就是中古世紀的宮殿一般,細緻到讓人眼花的裝飾花邊布滿了牆,甚至走廊一旁的櫃子花瓶都看的出來有一定的年份,簡單的形容就是一個{貴}字啊!

但是,在這樣華美的建築四處卻布滿了器材,有些是攝影機,有些是拍攝道具,還有幾間房間是化妝室,雖然都沒有看到有人在使用,卻能看出這齣戲的超大規模。

又經過了一條走廊,幾間門房,世界已經辨別不清跑到現在位置的方位了,只知道喬瑟夫似乎並不是隨意的亂跑。

[唔....!]鼻尖結實的撞上前方人的背脊,少女眼眶不由自主泛出淚水。
[啊啊啊啊,抱歉啊!]似乎確實不是故意停下的,喬瑟夫雙手合十,歉意的笑了笑,隨後,像是要拆了門板似的敲打門板,砰咚砰咚,急躁的像是五歲小孩。

然後,一個金髮青年似無奈似習慣了的打開門,不過,世界的存在似乎是他沒預料到的,明顯愣住的呆滯表情貌似取悅了喬瑟夫,樂呵呵的嘲笑出聲,換來了掐臉頰,並以同樣的舉動回禮,兩個五歲兒童幼稚的舉動讓一旁的世界笑出聲,隨後,幾人所在的區域充斥了歡笑。

世界·尼基福洛娃(2)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在經歷方才的一陣慌亂,世界又等了一段時間,陣亡的兩人才從精神衝擊中回過神來,期間世界收穫速寫兩張,奇特的慘叫聲錄音,以及相機容量的減少

幾乎是狼狽的,迪奧布蘭度,這名驕傲的金髮男子以一種自己平常絕對不會出現的姿態站起身,而世界也是在此時才發現兩人後方的幾人

一名金髮女性以及兩名黑髮男性,值得一提的是,這五人中有三位看的出來是兄弟,也正好是世界要拍攝的戲劇的主角

是的,戲劇,其名為[喬斯達家的奇妙日常],戲中角色幾乎都是喬斯達家族或是布蘭度家族的成員,是目前於全球有一定的熱度的一齣戲,就連世界都耳聞過幾次,世界的母親所謂的驚喜便是這齣戲的配角之一,將會由世界來演出

毫不保留的看向轉過身的迪奧,三人當中最高的那位,同時也是主角的空條承太郎以鄙視的眼神瞪向他,其餘人也都或多或少帶了點無奈的意味

[嘛,就別太責怪迪奧了吧?畢竟,就連我看見世界小姐的臉,也都想下跪了喔!]

隨後,喬納森喬斯達,這部戲的演員兼導演發出了打圓場的言論,也幫臉黑的迪奧找到了一個台階

不論鄙視或是無奈,當下都消散不少,也讓世界的尷尬減少了些,不自覺的露出微笑,卻見不論是迪奧或是喬納森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隨後,只過片刻,世界被某人拉住往室外走去,留下男性們在後頭,看向拉住自己的美麗女性,世界迷糊的眨了眨眼睛,換來的是金髮女性溫暖的笑靨

[妳就是世界呀!果然跟照片一樣可愛呢]舉手投足都充滿優雅氣息的女性笑著,溫柔的與世界交談,安撫起頗為慌亂的她

[照片?]感覺臉上的熱氣增加,世界不自覺的搓了搓臉頰

[嗯嗯,妳看]

荷莉的手上拿著她的手機,上面令人意外的是世界的側面照,銀髮的女孩閉著眼睛微微抬頭,精緻的五官足見未來的美麗,微帶笑容,充滿了亮麗的半身照

世界呆住了,隨後像是熟透的蘋果般炸紅了臉

[欸......嗚…...嗯......是嗎?]

荷莉意外的發現,這名美麗的俄羅斯女孩,理應是適應了無數的鏡頭,畢竟才十歲就能在千萬人面前跳舞,卻會因為當面的稱讚而害羞臉紅,這實在是......

[太可愛了!]

[咦!!!!!]

使勁抱住身旁的女孩,荷莉露出有如發現了珍寶的笑容,相對的,世界則是更加的慌亂了

她們身後則是拋下其他人,同樣先行一步的空條承太郎,恰好看見了荷莉抱住世界的瞬間,以及少女那艷麗的紅顏

[......やれやれだぜ]

世界˙尼基福洛娃(1)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世界與勝利,兄妹再度合作!}
{現代花滑傳奇,世界竟然不是花滑選手!}
{第六次的表演滑,世界再度創造奇蹟!}
-------------------------
[Worly,Worly!小世!妳看~~~~!]銀髮的俊美男子拿著手機揮舞著,視線前方是個與其相似的女孩,女孩轉過頭,兩人相同的銀眸對視,隨後同時放到了男人的手上,手機螢幕反射出兩人的表情,一人戲謔,一人無奈。
-------------------------
世界˙尼基福洛娃,在花滑界與自己的哥哥,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幾乎是享有相同的極大的名聲,唯一不同的一點在於,世界,並不是個花滑選手。

一開始成名的理由是維克托從比賽結束的表演滑前落跑了,盛怒的雅科夫幾乎是發現人不見的當下就開始了奪命連環call,卻始終沒法說服維克托,反倒是自己被兩人說服了,讓當時年僅十歲的世界上場代替維克托跳表演滑。

結果,一跳成名。

在經歷這幾乎是維克托的陰謀的成名後,世界卻像是冷卻了,除了每年的表演滑之外,再沒有接觸過任何花滑相關的人事物,除了自己的哥哥之外。那之後也只是跟隨母親的意見,將能做的事都做了,讀書啦,寫作啦,繪畫啦,攝影啦,演戲啦,都在這六年間無可無不可的持續下來了,她的父母也沒怎麼管教她,世界也就理所當然的放飛自我了。

跟隨著自己好奇心的結果便是,母親的一項驚喜,(說是驚嚇似乎也不為過),降臨到了世界身上,而現在世界坐在往極東之國的班機上,去迎接她的驚喜。

---------------------------

時間是中午十一點,世界看著手錶,因為時差的關係,世界不但不餓反倒有點想睡,向來自由的她也就直接睡過去了,全然不顧前座正開著車的寶田羅利和維克托,無奈的望著妹妹,帶著歉意回過頭,維克托看見的卻是寶田羅利饒富興味望著世界的眼神,那樣的眼神,沒錯,就像是在考慮要怎麼琢磨眼前的原石一樣。

不論是這個大叔,抑或是媽媽,看著我時,怎麼都會有一種背脊發冷的感覺,真的好可怕呀~
世界這麼想著並在素描本上畫下眼前這異常華麗的空間,以及前方身著二戰軍服及步槍的寶田羅利,他們會在寶田羅利的辦公室呆坐著是因為,他的下屬,遲到了。

.............

很難想像這個理由會出現在一流的演藝公司人員上,但它就是出現了,世界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她只是依靠著母親的羽翼而得以踏在捷徑上而已,世界垂下眸,進行最後的收尾。

幾乎完成了這幅寫生,時間大約二十分鐘後,世界身後的大門敞開了,回過頭,只見兩名男子互相鬥嘴著走進,值得一提的是語氣斯文有禮的是左邊那位高大男子,相對的,右邊那位身材較矮小,但是語氣帶有滿滿的不屑,讓人覺得身份好像應該交換一下比較合理.......至少世界是這麼認為的。

世界腦中的想法只維持到雙方對視。

因為下一秒,金髮男子撲倒在地,口中還發出[wryyyyyyyyyy]這種奇特的慘叫。

看向左方,那名高大的男子也露出了胃痛的表情,神色空白了一瞬,世界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臉,思考著自己的臉到底怎麼了,寶田羅利則是毫不保留的爆笑出聲,彷彿預料到了這幅景象的發生。

世界˙尼基福洛娃(設定)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我想拯救你,不論是你,亦或是你的家人,傷害你們的人,我會—【唰】—狠狠的賞他一腳。]————by 世界˙尼基福洛娃

全身上下最強的大概是她的腿,由於平時會陪自己的哥哥跳花滑,借此學習了許多舞蹈,較強勁的巴西戰舞,和需腳力的街舞,霹靂舞,氣勢磅礡的鬥牛舞都很擅長,芭蕾也是她平時必練的舞蹈之一。

替身名為特蘭(tran),為傳送(transmit)的前四個字母,可以傳送至自己的物品身邊,通常是耳飾
或是衣物,替身型態為披著斗篷的女性,傳送時特蘭會用斗篷將傳送者從身後抱住,而這時從外頭看會是隱形狀態,因此世界沒有現身時,沒有特殊能力的人沒有辦法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傳送,也可以當作隱蔽行蹤的方法。

平時是個好奇的女孩,好奇心能夠殺死貓這句話用在她身上完全沒有問題,長相與維克多相像,但是更柔軟一點,也沒那麼腹黑,長髮會綁成辮子,也就是魚骨辮,戰鬥時的認真程度及表情一點也不輸維克多跳花滑時

暱稱:
維克托對她:worly,小世,
尤里對她:curious,好奇心,世界
承太郎對她:world,curi,世界
勇利對她:world,世界

Monster

(2)

破壞了屏障的少年,又再次的給出了一個令人震撼的訊息。

每個怪物都望向了他們其中唯二的骷髏,不同於Papyrus的慌張,矮小的Sans明顯對於Gaster這個名字有著一定程度的了解。

兩人對視,彷彿有著電流在黑髮的少年和白髮的骷髏中交錯對峙著,直到一個女孩打斷了他們。

[好了,好了,不要再深情凝望了,小奈特地把我們拖來美國不是來吵架的吧!]

繫著眼罩的白髮少女燄冥展露笑容,不知為何對視的兩人卻感到了寒意,不自覺的冷顫。

不約而同的,互瞪了一眼,兩人向嬌小的女孩伸出手,再次對視,帶著怒氣的,帶著對方踏入禁區的怒氣,對視著。

[啊啦啊啦~]

只有燄冥一人還保持著笑容,其餘的怪物們看見兩人的怒氣後齊齊退後了兩步。

在人類女孩牽住兩人的手後,氣氛稍微和緩了些,但也只是稍微,直達沸點的氛圍就這麼從下山到機場再到遙遠的極東之國維持下來了。

-----------------------------

第二十區,又被稱為安定區,此時因為兩人的存在,似乎,不能稱得上是{安定}。

如坐針氈的拿著一杯咖啡,被迫坐在低氣壓中心的金木悄悄的轉頭,左邊是一如往常面無表情的奈那,右邊則是今早才認識的,據說是一個骷髏的看起來就像帶著面具的人類的始終笑著的Sans,不由自主的坐正,金木研此時不尋常的感受到了,喰種不應該有的恐懼,似乎都被硬生生扯出來了。

而現在不對盤的兩位怪物正為了某個女孩的教育問題陷入了僵局。

若不是在場的某幾位女性出場勸架(威脅),金木研感慨著想著,這古董咖啡廳今天就要功成身退了吧!

看向始終飄在空中的龍骨,喰種的本能正高聲警告自己,雖然現在一片平和,只要那名矮小的少女出了什麼問題,這兩位肯定會爆seed滅了這裡。

-----------------------------

最後Frisk的就學問題是被Toriel和燄冥兩位一人一句決定下來的,學校是奈那選的椚丘中學,至於住所則是由土豪月山習慷慨提供的一棟公寓作為全體怪物的定居之處,Frisk當然也住在裡頭。

這樣的決定雖稱不上滿意,卻也能夠接受,風暴中心的氣溫終於回暖,金木研也能夠放鬆下來了。

(論處於修羅場中心的金木的心裡陰影面積......)

接近傍晚時分,全體古董咖啡廳內的怪物加上Frisk都在月山的帶領下往外走去,只有奈那獨自走入古董內部的員工宿舍。

沒有回頭,兄妹兩人自從奈那變成了{半}後,都十分明白食物鏈的殘酷程度......

喰種不能與人類住在一起,食慾,本能,不同的理由都將造成兄妹倆間的悲劇。

課堂塗鴉www
1p Danny 請忽略他的左手(´▽`)
2p Cathy ㄏㄏ

*隨手的塗鴉
*自創女主和陸雄
*陸雄好崩喔(´▽`)
*ㄏㄏㄏㄏㄏㄏㄏㄏㄏㄏ

七五三

黑色長髮的少女神情淡漠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們,即使偶爾有笑容,也是淡如清水,並且一下子就消失了。

棕髮的眼鏡少年神情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和少年,眼神卻會不時的飄向女孩們的聚集處中央,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升上高一後,多才的她選擇了那所能夠最大程度掌握自己能力的分院,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

升上高一後,平庸的他選擇了那所最符合自己能力的分院,在大部分人的意料之內。

入學當天,她看著身旁的少年,絲毫不意外會看見他,並露出難得一見的甜美笑容。

入學當天,他看著身旁的少女,非常意外的看見她,感到異常緊張,卻也十分開心。

看著近幾年漸漸抽高,現在已經高出她十公分的少年,她總是會想起七年前初次見面的嬌小的他。

看著自國中畢業就沒有長高,現在比他矮十公分的少女,他總是會想起七年前初次見面的高大的她。

那時候的他尚未擁有這時的決心,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男孩,唯一不普通的是他半妖的血統。

那時候的她還有著豐富的情緒,已經是個不平凡的女孩,唯一普通的是她那顆體貼的心。

即使自己有著不普通的血液,常常受到奇怪的敵視,還是愛著這個世界,這樣的他。

即使自己身處人類的世界,常常會被奇怪的科學家拐騙想做實驗,還是守護著這個世界,這樣的她。

後來,因為自己的衝動,擋下了那把刀,在失去意識之前,看到的是他的臉。

後來,因為自己的失誤,招來了那把刀,在她倒下之後,浮現出的,是怒氣,後悔,還有心疼。

逼近死亡的感覺真是難受,即使自己已經瀕死好幾次了,但是,在醒來之後看見的他的如釋重負,似乎,讓那股感覺消散了。

眼前有人死亡,或是瀕死的感覺真是痛苦,我不想,不想再感受到了,但是,在看見醒來的她不自覺露出的笑容,似乎,讓那股感覺減少很多。

一直不知道這種感情是什麼。

一直隱藏著這份感情。

直到他擋住對我的攻擊才隱約反應過來。

直到差點再次失去她才意識過來。

這樣的他

這樣的她

最喜歡了。

七年,是我們初次見面過後的時間。

五年,

是我喜歡上他的時間。

是我愛上她的時間。

三年,是我們能結下永恆契約的時間。

陸雄

奈那

((這樣的你,最喜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