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Valentine's day (3)

*真的是......拖的有點久哈
*沒辦法,高二生考試一大堆呀~(´▽`)

即使是奈那,這樣強硬的舉動也是做不太來的,因此,當桃井五月追著奈那並且露出不滿的表情時,她僵硬的轉過身,像是沒看見桃井的不滿一樣的邁開步伐。

在大街上有,只見一對風格不同的少女前後走著,乍看之下,兩人似乎沒有任何互動,但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兩人的步伐速度完全不同,前後的距離卻沒有絲毫的增減。

在後方緊迫盯人的視線下,奈那幾乎是神遊般的走著,在這種情形下還能不送錯禮物就已經很不錯了,也沒辦法再要求什麼其餘的反應。

因此,在這之後收到巧克力的人幾乎都呈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奈那和桃井越過他們繼續向前。

不過,這樣的情況很快就被打破了,因為眼前的女孩們,三名蘿莉或美麗如畫,或精緻如洋娃娃,聚集在一起儼然一幅美好的景象,但是此刻的奈那卻沒有心思欣賞美景。

因為她們想親手做巧克力送她。

暫且不論明顯有經驗的Ray,單是一個櫛名安娜就令奈那非常傷腦筋了,更何況是再加上一個帆樓......噢,或許還要加上身後的火熱視線的主人。

......

結果奈那直到傍晚才能脫身,對於剛剛接近五個小時所造成的慘劇......奈那表示完全不想去回想,不論是安娜一直想要加紅色食材進去融化的巧克力裡,還是帆樓一直拿出筆記持續的逼問奈那關於巧克力的知識及有關製作過程的資料,亦或是明明拿的都是正常的材料,用的是正常的器具,步驟也都很正常,但是奈那一轉頭就會造出黑暗料理的桃井,奈那表示完~全不想回憶起來。

看著午後的晚霞,奈那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著紙袋內最後一盒,她慢慢的邁步向前,行走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轉眼間便來到她家......旁邊的奴良宅。

當奈那正要按下門鈴時......

[奈那!]

眼前的大門突然打開,出現在後頭的是有著一頭白髮的妖怪之主,奴良陸雄。

[我還以為妳不會來了!]

用著委屈的語氣,眼神卻閃閃發光的盯著眼前的少女,完全不見平時的模樣,即使是鼎鼎大名的妖怪之主,在喜歡的女孩面前也是一個正常的男孩呢!

而這點對於奈那來說也是相同的,在心儀的男孩面前,她也只是個普通的女孩。

[抱歉。]

奈那伸出手,陸雄也幾乎在同時伸出手,兩人就這麼自然的十指交扣,即使是走進了奴良宅的走廊也沒有分開,不過,雖然妖怪們以為他們藏的很好,卻早已被交握的兩人發現了藏在門後的眾妖們。

走近後院的櫻花樹,兩人習慣性的爬上共坐在樹幹,沒有言語,僅僅是手輕輕的抬高便能知曉對方的意思,維持著一人抱住另一人的姿勢,兩人就這麼寧靜的坐著,落櫻紛飛,佳人在懷,似乎是目前最符合奴良陸雄內心的一句話了。

記個梗

如果Frisk是個陰陽師怎麼辦www
#靠姑姑打遍天下
#姑姑和羊媽會吵起來吧www
#調情大師撩遍怪物和式神們

Valentine's day (2)

因為自身的習慣及比大部分男性還要紳士的舉動,即使有著一頭及背的長髮,奈那還是常會被誤認為是異性。

不過這不代表奈那的內心就是個男性。

在她的觀念裡,還是始終認為自己是個女孩,因此,在剛剛一群男孩們將她認成同性,就算幾乎沒有那種情緒表現,奈那還是感到了些許的失落。 幾乎是快跑著離開群聚的男孩們,奈那往原本的方向前進。

沒想到,迎面而來的是正在巡邏中的雲雀委員長,基於雲雀的本性,看見一名強悍的對手,例如奈那,他的戰鬥本能就會強制啟動,因此,現在奈那正抱著紙袋,勉強的躲著浮萍拐。

左揮,右砍,下劈,雲雀恭彌在奈那躲閃的動作中越發的被激起了戰意,直到某個KY的來臨。

[前輩~小奈奈~你們在做什麼?\(^▽^)/口]

在聽見這活潑開朗有朝氣的聲音時,雲雀頓了頓,不自然的後退了幾步,也讓奈那稍微的鬆了口氣。

一之瀨初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兩人,不,只有一個人單方面的攻擊範圍外,手裡還拿著這個節日最常見的一個禮盒。

[......沒什麼。]

令人意外的是,回答她的不是奈那,而是看起來生人勿近的雲雀恭彌。

[騙~人,我還是看得出來你們在打架的~
(`∀´)Ψ]

小初一臉«我早~就知道了»的笑容看向雲雀,平時冷淡的他在面對小初時,卻帶著一點點的不知所措。

奈那看著已經無視了她的兩人,在他們旁邊放下兩盒巧克力後慢慢的後退到雲雀追不上的距離外。

然後,

一路狂奔,

比起剛剛令人失落的誤認,奈那對於雲雀這種近似強迫的行為,更加無法抵擋。

因此她逃了。

也算因禍得福吧?奈那在奔跑的途中發現了正與某名褐髮少女爭論不休的桃井,令人慶幸的是,似乎是爭吵的緣故,她做的巧克力似乎都還沒送出去的樣子,在桃井淚目的眼神中,奈那無情的沒收了(滅)巧(世)克(兵)力(器)。

Valentine's day (1)

*.......我以為我趕得上,然並卵
*情人節應景
*我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
*原版的奈那和蘿莉和虐狗?(這集好像沒有蘿莉......好像也沒有虐狗?)
*原本只是想虐狗結果劇情自己爆走了
*好多tag要打

今天是2/14,情人節,路上充滿了各種花式放閃的男男女女,其中有趁機告白,趁機求婚的,還有送出各種不同的禮物的,當然提到情人節,最不能忘的當然是巧克力啦!

不過,對於奈那來說,情人節是個會讓自己的同學悲劇的日子,為什麼呢?大概是因為那些廚藝令人流淚的女孩們了......或許還有男孩們。

大約中午,奈那打開叮咚作響的大門,眼前站的正是,堪稱是地表兵器的桃井五月,奈那看見她時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她伸出手接過一個盒子的瞬間才想起這個節日。

但是,當奈那正要開口攔住桃井前,她已經消失在門前了。

當下奈那只能默然的望著桃井離去的方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穿起外套,拿出一紙袋昨夜完成的巧克力(昨天才剛做完今天就忘記情人節奈那妳也是絕了)往外跑去看看能不能把一些人救回來。

往學校的方向跑去,沿途都有一些眼熟的人,或說是情侶,執行著他們的義務。

那就是:發狗糧。

即使是奈那這樣早早脫魯的cp狗,在這獨自一人的情況下,也還是覺得自己被冰冷的狗糧糊了一臉。(冷漠((面癱)).jpg)

[天若同學,天若同學!]

奈那看見了一群人聚集在學校圍牆邊,而叫她的是,潮田渚。大部分的人她都不認識,只知道是幾個班級的男生們集合起來。

[怎麼了嗎?]群聚在這裡。

[啊,沒什麼啦!只是......今天是情人節嘛!哈哈...。]

潮田渚是真心不想在休息日也感受到被雲雀恭彌咬殺的恐懼的,但是損友們非把他拉出來,就連平常他們不敢招惹的大佬們,也都被拖出來了。

例如,業啦,赤司啦,還有Zack啦,都沒有例外的。

不過到現在都沒有被雲雀學長發現,真是萬幸。

[......?]

奈那偏了偏頭,狀似不解,而渚背後的上鳴已經不自覺的爆發出來了。

[就是巧克力啦———!巧克力啊!女孩子送的巧克力!就是為了這個我們才會冒著生命安全聚在這裡的啊!看你手上這些應該都是巧克力吧!可惡,帥哥真好啊啊啊啊!]

眼前激動的金髮少年以及他背後跟著沸騰起來的氣氛讓奈那不自覺的後退幾步,不過他們似乎搞錯了什麼......

[啊......那個......上鳴同學......]

幾個沒有加入的男生用鄙視的眼神望著他們,唯一好點的渚也尷尬的笑著。

[欸~可是我記得,奈那同學應該是給予的那一方吧!]

打破他們氣氛的是赤羽業簡單的一句話,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赤司的另一句話讓他們瞬間降到冰點。

[你太過時了,赤羽,現在女生也可以是收取的那一方的。]

[唉呀~真的嗎?我都不知道。]

[喂!你們現在再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

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理解為了什麼聚集在一起的Zack終於忍不住大喊出聲,而被衝擊到失神的男孩們和繼續打擊他們的幾人都沒有理會他。

[是情人節,女生會在這一天送巧克力給喜歡的人。]

結果最後還是老好人,中島敦回答了。

[喔~原來早上Ray和鬼畜女給我的是因為這個啊!]

Zack恍然大悟的將狗糧噴灑出去,回答問題還要吃糧,中島敦表示臉挺痛的。

就在一群人吵鬧之際,奈那輕輕走到渚的面前,看著疑惑的渚,奈那示意他將手張開,然後一盒精美包裝的禮盒就這樣落入了渚的手中。

渚往四周看了看,發現不只是他,奈那認識的人手上幾乎都有一盒類似造型的盒子,原來不知何時奈那已經將巧克力都發出去了,並且已經趕往另一個方向消失了。

[還真是......厲害啊!]

渚感嘆的說著,換來的是周遭幾人的點頭贊同。

Monster

(1)

激動的女孩就這樣抱緊著自己的兄長,面具底下露出了不同於外表的燦爛笑容。

怪物的王,Asgore對於他破壞屏障的舉動產生的種種疑問,只能轉向相擁兩人後方的兩位尋求解答。

[非常抱歉,諸位,看起來奈那先生的行為似乎讓你們深感疑惑。]

不過,先開口的卻是舉止相當得體的一位青年,另一個身著華服的女子只是安靜的站在後方。

[喂!你們是什麼人啊?又有什麼目的?]

火爆的護衛隊隊長Undyne雖然用相當不禮貌的語氣問道,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沒有直接拿出長矛來已經是很親切了。

[我們是喰種,至於目的的話,我們也不知道呢!是奈那先生突然說要來這裡,讓我們跟來的。]

看著數量眾多的怪物們,月山習覺得自己的三觀快碎光了,平生只對美食執著的他,一週前突然被告知世界上還有除了人類及喰種以外的智慧物種,甚至還必須跟來這異鄉解放他們,真是...難以言喻。

結果怪物們的疑問依舊沒有被解答,不過,這不包括Sans,因為這名骷髏正緊盯著還未放開的兩人,內心的火無聲的燒著,連他的兄弟Papyrus都叫不醒他。

[我跟Frisk約好了一個月。]

似乎是感受到了熱情(?)的視線,奈那終於放開了Frisk,並且,說出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Frisk也察覺到了不對勁,趕緊跑回Sans前拉住他的手,骷髏燃燒中的火就這樣被女孩的舉動無聲無息的撲滅了。

[一個月是?]

回過神來的Asgore對著奈那問道。

[來找你們的時間。]

[所以,奈那先生還有Frisk都知道我們的存在嗎?]

[是。]

在人類世界魔法已經消失的時代,居然還有人知道被封印著的怪物,這件事實似乎讓Asgore及Toriel難以置信,畢竟他們可都是最早被封印的怪物的成員,因此也明白,時間的流逝對於人類的文化是件多麼大的傷害。

[那,那麼,現,現,現在還有人,人類知曉如,如何使用魔法嗎?]

對於怪物們在外界的生活,魔法的使用與否是唯一一件影響的事,畢竟封印被破壞了,怪物們也能夠重新回到太陽底下生活,因此Alphys即使非常怕生,還是忍住膽怯問出口了。

[沒有。]

出乎意料的是,將屏障破壞掉的奈那否認了魔法的存在。

[我們,我和Frisk會知道你們是因為我們被一個怪物拜託過。]

[一個名叫Gaster的骷髏。]

Monster

楔子

那似乎是個明媚的一天,花兒在萌發,鳥兒在歌唱,將怪物們封印起來的屏障持續的發出碎裂的聲響。

Frisk對於這情形似乎沒有任何的意外,當Sans發問時,她也只是告訴那些驚慌的怪物們,那聲響的製造者有可能是來救他們的人。

當屏障漸漸的被破壞,最後的一絲封印也被摧毀殆盡後,怪物們看見了一個人類,不,應該說是具有人類形體的不知名生物。

也許是個怪物,就跟我們一樣。長久以來被迫居住在地底的怪物們在看見那人身後的,如尾巴般的紅色物體後這麼呢喃著。

輕輕的踏出腳步,一步,兩步,那人將目光掃過圍繞在他前方的怪物們,隨之清晰的臉部讓眾怪物越發確認心中的猜想,因為他臉上,有著明顯的一副面具。

然後,他的動作停下了,他的目光放在一抹嬌小的身影,兩人的動作同時靜止。

[BROTHER!!]

就像是時間重新走動,顫抖的Frisk奔向迅速蹲下的人,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封印怪物的是人類,打破它的,似乎,也是個人類?

記個女兒ww
安倍虹彩,平時面無表情,呆毛基因真的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