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1)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世界與勝利,兄妹再度合作!}
{現代花滑傳奇,世界竟然不是花滑選手!}
{第六次的表演滑,世界再度創造奇蹟!}
-------------------------
[Worly,Worly!小世!妳看~~~~!]銀髮的俊美男子拿著手機揮舞著,視線前方是個與其相似的女孩,女孩轉過頭,兩人相同的銀眸對視,隨後同時放到了男人的手上,手機螢幕反射出兩人的表情,一人戲謔,一人無奈。
-------------------------
世界˙尼基福洛娃,在花滑界與自己的哥哥,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幾乎是享有相同的極大的名聲,唯一不同的一點在於,世界,並不是個花滑選手。

一開始成名的理由是維克托從比賽結束的表演滑前落跑了,盛怒的雅科夫幾乎是發現人不見的當下就開始了奪命連環call,卻始終沒法說服維克托,反倒是自己被兩人說服了,讓當時年僅十歲的世界上場代替維克托跳表演滑。

結果,一跳成名。

在經歷這幾乎是維克托的陰謀的成名後,世界卻像是冷卻了,除了每年的表演滑之外,再沒有接觸過任何花滑相關的人事物,除了自己的哥哥之外。那之後也只是跟隨母親的意見,將能做的事都做了,讀書啦,寫作啦,繪畫啦,攝影啦,演戲啦,都在這六年間無可無不可的持續下來了,她的父母也沒怎麼管教她,世界也就理所當然的放飛自我了。

跟隨著自己好奇心的結果便是,母親的一項驚喜,(說是驚嚇似乎也不為過),降臨到了世界身上,而現在世界坐在往極東之國的班機上,去迎接她的驚喜。

---------------------------

時間是中午十一點,世界看著手錶,因為時差的關係,世界不但不餓反倒有點想睡,向來自由的她也就直接睡過去了,全然不顧前座正開著車的寶田羅利和維克托,無奈的望著妹妹,帶著歉意回過頭,維克托看見的卻是寶田羅利饒富興味望著世界的眼神,那樣的眼神,沒錯,就像是在考慮要怎麼琢磨眼前的原石一樣。

不論是這個大叔,抑或是媽媽,看著我時,怎麼都會有一種背脊發冷的感覺,真的好可怕呀~
世界這麼想著並在素描本上畫下眼前這異常華麗的空間,以及前方身著二戰軍服及步槍的寶田羅利,他們會在寶田羅利的辦公室呆坐著是因為,他的下屬,遲到了。

.............

很難想像這個理由會出現在一流的演藝公司人員上,但它就是出現了,世界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她只是依靠著母親的羽翼而得以踏在捷徑上而已,世界垂下眸,進行最後的收尾。

幾乎完成了這幅寫生,時間大約二十分鐘後,世界身後的大門敞開了,回過頭,只見兩名男子互相鬥嘴著走進,值得一提的是語氣斯文有禮的是左邊那位高大男子,相對的,右邊那位身材較矮小,但是語氣帶有滿滿的不屑,讓人覺得身份好像應該交換一下比較合理.......至少世界是這麼認為的。

世界腦中的想法只維持到雙方對視。

因為下一秒,金髮男子撲倒在地,口中還發出[wryyyyyyyyyy]這種奇特的慘叫。

看向左方,那名高大的男子也露出了胃痛的表情,神色空白了一瞬,世界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臉,思考著自己的臉到底怎麼了,寶田羅利則是毫不保留的爆笑出聲,彷彿預料到了這幅景象的發生。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