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6)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少女,舞者,業餘畫家,業餘攝影師,這一串形容世界的詞語後還必須加上一個,替身使者

世界是在十歲時覺醒了替身,也正是在同一年,她代替維克托跳出了那一場驚天動地的表演滑,而促使世界這麼做的,也正是她那神奇的替身

替身,會根據持有者的願望擁有不同的能力,有些人渴望力量,有些人渴望控制,不論哪種人,他們的願望大都會顯現在替身上,而世界的替身,特蘭,也是如此

她的替身能力,一言以蔽之,就是轉移,距離上的轉移,或是概念上的轉移都能夠做到,會有這樣的替身,起因便是維克托

眾所周知,維克托是一名花式滑冰選手,而且是舉世聞名的,這樣的維克托,雖然難以想像,但是還是有剛開始滑冰的時期,剛開始練習時只能以慘不忍睹形容,轉身時摔,跳躍時摔,偶爾剛剛起步就摔下去了,讓這名少年的腳,手,以及四肢都布滿了傷痕

維克托又是個極其倔強的孩子,他摔的越多,想征服這項運動的熱情就越大,初期的一年裡,維克托就沒有一天是沒有傷痕的,而這只是個開始

不到兩年,逐漸熟悉花滑的維克托為了動作上的美感,還特地去請教了莉莉亞,也就是未來會成為他妹妹老師的芭蕾舞團首席,毫無保留的被這位嚴厲的老師狠狠的操練了一頓,雖然沒有真的經歷身為芭蕾舞者應該進行的訓練,維克托依舊被訓練的難度嚇到了,也因此他後來特別敬畏世界那艱深的意志力,不過這都是別話

芭蕾舞,是一種特別傷害腳的一種舞蹈,隨便去看一個芭蕾舞者的腳絕對布滿了傷疤,未好的以及正在癒合的,就算是個剛入門的新手,拉筋的痛楚也足夠他受的了

那段時間,不只是維克托最痛苦的時間,也是世界的,不想讓維克托痛苦,不想讓維克托受傷,小小的世界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並且,淚眼汪汪的盯著維克托,以自己嬌小的身軀擋住門板,試圖讓他打消出門的念頭,而維克托總是會笑著將世界的頭髮揉亂,然後踏出家門

眼看讓維克托遠離讓他受傷的事物的想法失敗了,倔強的個性與維克托一模一樣的世界,有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既然不能讓維克托不受傷,那就把維克托的傷痕轉移到自己身上吧!

這想法出現在世界腦子裡後,這個小女孩馬上就向自己的母親尋求同意,而出乎意料的,母親同意了,帶著一抹小女孩看不懂的微笑,自那以後,世界總是會在晚飯結束後,拉著維克托的手坐到沙發上,自己則將手掌覆蓋在哥哥的傷痕上,維克托問起時,她也很自然的說出嘗試將傷痕移到自己身上的天真話語,換來自家哥哥的柔軟一笑

一開始的確沒有作用,覆蓋之下的傷口依舊在原處,世界也不氣餒,一天一天的嘗試,隨著時間過去,維克托也曾經想讓她放棄,不過,那一如既往的倔強最終讓維克托放下了勸說

而到來即是危機,亦是轉機

那是一個異常寒冷的天,對於俄羅斯人原本就嚴峻的氣候更加雪上加霜,而在這冷酷的天氣下,傳到尼基福洛夫家的,卻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維克托,因為趕路,在扭傷腳踝的情況下迷了路

當下,世界急的都快哭出來了,所幸,最後在救援隊的幫助下,他們終於找回了維克托,而在確認平安後,映入世界眼前的便是維克托那腫脹成球的腳踝,以及故作冷靜卻冒著冷汗的維克托,伴隨著心中的痛楚及臉上的眼淚,世界的指尖觸到了那紅腫的部份,隨即一陣劇痛使得女孩小小的驚叫出聲,隨之而來的是男孩的驚呼聲,只見維克托的腳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腫,反倒是世界緊緊按住自己的腳,低下頭不發一語,而在被頭髮掩蓋住的臉龐,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時至今日,維克托只知道自己的妹妹擁有著神奇的能力,卻幾乎再沒看見她使用過,而母親,也就是米莫紗,也沒有對世界表現出來的能力,有過一絲一毫的疑惑,只有對他悄悄的豎起食指,立於唇邊






----------------------------------

嗯,這章主要是關於世界的替身覺醒啦
還有母親的隱瞞,大都是小小的伏筆

然後......喜歡的話,可以給些建議或是問個問題喔.....
我很好勾搭的(求你們理我( ´゚Д゚`)
建議的話,我絕對會接納,應該說請給我建議
<(_ _)>
問題的話,可以問問看會出現哪些動漫啊,人物啊,cp啊,未來會出現的兩個主要女角色啦



(求求你們,留個句號也可以啊(◞‸◟)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