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7)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雖然喬納森以及承太郎沒有確認過世界是否擁有替身,但是在方才的情況下,承太郎第一時間的反應確實是最正確的

因此,世界對承太郎的威脅並不反感,換作是她,應該也會做出相同的反應

動作熟練的將斗篷狀的替身收起來,世界輕巧的踏出房門,意外又不意外,隨著她的動作,世界的身後跟上了一道沒有注意便會忽略的腳步聲

就像是沒察覺到般,世界依舊照著自己的步伐向前,但是,這便苦了身後的人了,世界的腳步時快時慢,有時是小碎步,有時又是快走,簡直就是在考驗跟蹤者的應變能力

不到五分鐘,跟蹤者的視線裡已不存在世界的身影了,無奈的拿起對講機,向機器對面的人報告自己追丟少女的事實

而此時的世界正漫無目的的亂走,竟然走到了喬斯達莊園少數會外借進行攝影的房間,小小的門縫誘惑著這名好奇心的化身,輕輕的推開門,世界神奇的靠著自己的腰力,完成了上半身與地面平行的動作,完美的將頭探入門中

只見無數的相機,燈光,以及目光都聚集在房屋的中心,出人意料的,前一天才認識的喬瑟夫及西撒兩人正十分帥氣的擺好動作,然而,下一秒,喬瑟夫一個肘推,西撒一個腳踢,兩人又陷入了互相招惹的循環

而相機旁站著尷尬的攝影師,扶額的黑髮麗人,以及滿臉無奈的金髮女性

放任兩人在房間中央互鬥,莉莎莉莎轉過身想要往房間的休息區走去,卻恰好與偷窺著的世界對上眼

[......妳]

僅僅一個字就將原本沉默的氣氛打破,世界也不知為何,下意識的站直身邁開逃跑的腳步,卻被莉莎莉莎的圍巾一把捆住腰,直接拖回房內

而被捕捉的世界面對房內的眾人時卻意外的平淡,完全沒有偷看的罪惡感,看見喬瑟夫與西撒兩人時還笑容滿面的揮了揮手

也就喬瑟夫這心大的傢伙會回應,還換來西撒的肘擊

[妳是誰?]

在喬瑟夫吃痛的彎下腰時,對世界的審問也開始了

[世界,世界˙尼基福洛娃]

世界輕鬆的回答,答案卻讓問的人愣了愣,好一會兒才問出第二個問題

[維克托是妳的誰?]
[我哥哥哦~]

只有[哥哥]兩字是用日文,世界俏皮的歪了歪頭,這個答案反而讓眾人面面相覷,有些人恍然大悟,有些人還在思考[勝利]是誰,而莉莎莉莎已經伸出手扶起坐在地上的世界

[原來妳也是尼基福洛夫,抱歉了,世界]

略帶歉意,莉莎莉莎這麼開口

[不會啦~妳已經算親切了,我剛剛才被更兇狠的語氣威脅呢~]

算不上是寬慰的話語,世界若無其事的說出了自己被威脅的事實

確認世界表情確實無礙,莉莎莉莎才鬆了口氣,然後,目光轉向了早已知曉世界身份的喬瑟夫,還有忘記提醒的西撒

一陣寒意略過背脊,喬瑟夫和西撒同時對上莉莎莉莎的墨鏡,兩人再次感受到當初被莉莎莉莎統治的恐懼

------------------------------

小小科普:俄羅斯人的姓氏是依性別改變的,男性姓氏的尾巴通常是[夫],而女性的則是[娃],[婭]之類的

然後......喜歡的話,可以給些建議或是問個問題喔









(在此不要臉的求小紅心)

世界˙尼基福洛娃(6)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少女,舞者,業餘畫家,業餘攝影師,這一串形容世界的詞語後還必須加上一個,替身使者

世界是在十歲時覺醒了替身,也正是在同一年,她代替維克托跳出了那一場驚天動地的表演滑,而促使世界這麼做的,也正是她那神奇的替身

替身,會根據持有者的願望擁有不同的能力,有些人渴望力量,有些人渴望控制,不論哪種人,他們的願望大都會顯現在替身上,而世界的替身,特蘭,也是如此

她的替身能力,一言以蔽之,就是轉移,距離上的轉移,或是概念上的轉移都能夠做到,會有這樣的替身,起因便是維克托

眾所周知,維克托是一名花式滑冰選手,而且是舉世聞名的,這樣的維克托,雖然難以想像,但是還是有剛開始滑冰的時期,剛開始練習時只能以慘不忍睹形容,轉身時摔,跳躍時摔,偶爾剛剛起步就摔下去了,讓這名少年的腳,手,以及四肢都布滿了傷痕

維克托又是個極其倔強的孩子,他摔的越多,想征服這項運動的熱情就越大,初期的一年裡,維克托就沒有一天是沒有傷痕的,而這只是個開始

不到兩年,逐漸熟悉花滑的維克托為了動作上的美感,還特地去請教了莉莉亞,也就是未來會成為他妹妹老師的芭蕾舞團首席,毫無保留的被這位嚴厲的老師狠狠的操練了一頓,雖然沒有真的經歷身為芭蕾舞者應該進行的訓練,維克托依舊被訓練的難度嚇到了,也因此他後來特別敬畏世界那艱深的意志力,不過這都是別話

芭蕾舞,是一種特別傷害腳的一種舞蹈,隨便去看一個芭蕾舞者的腳絕對布滿了傷疤,未好的以及正在癒合的,就算是個剛入門的新手,拉筋的痛楚也足夠他受的了

那段時間,不只是維克托最痛苦的時間,也是世界的,不想讓維克托痛苦,不想讓維克托受傷,小小的世界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並且,淚眼汪汪的盯著維克托,以自己嬌小的身軀擋住門板,試圖讓他打消出門的念頭,而維克托總是會笑著將世界的頭髮揉亂,然後踏出家門

眼看讓維克托遠離讓他受傷的事物的想法失敗了,倔強的個性與維克托一模一樣的世界,有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既然不能讓維克托不受傷,那就把維克托的傷痕轉移到自己身上吧!

這想法出現在世界腦子裡後,這個小女孩馬上就向自己的母親尋求同意,而出乎意料的,母親同意了,帶著一抹小女孩看不懂的微笑,自那以後,世界總是會在晚飯結束後,拉著維克托的手坐到沙發上,自己則將手掌覆蓋在哥哥的傷痕上,維克托問起時,她也很自然的說出嘗試將傷痕移到自己身上的天真話語,換來自家哥哥的柔軟一笑

一開始的確沒有作用,覆蓋之下的傷口依舊在原處,世界也不氣餒,一天一天的嘗試,隨著時間過去,維克托也曾經想讓她放棄,不過,那一如既往的倔強最終讓維克托放下了勸說

而到來即是危機,亦是轉機

那是一個異常寒冷的天,對於俄羅斯人原本就嚴峻的氣候更加雪上加霜,而在這冷酷的天氣下,傳到尼基福洛夫家的,卻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維克托,因為趕路,在扭傷腳踝的情況下迷了路

當下,世界急的都快哭出來了,所幸,最後在救援隊的幫助下,他們終於找回了維克托,而在確認平安後,映入世界眼前的便是維克托那腫脹成球的腳踝,以及故作冷靜卻冒著冷汗的維克托,伴隨著心中的痛楚及臉上的眼淚,世界的指尖觸到了那紅腫的部份,隨即一陣劇痛使得女孩小小的驚叫出聲,隨之而來的是男孩的驚呼聲,只見維克托的腳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腫,反倒是世界緊緊按住自己的腳,低下頭不發一語,而在被頭髮掩蓋住的臉龐,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時至今日,維克托只知道自己的妹妹擁有著神奇的能力,卻幾乎再沒看見她使用過,而母親,也就是米莫紗,也沒有對世界表現出來的能力,有過一絲一毫的疑惑,只有對他悄悄的豎起食指,立於唇邊






----------------------------------

嗯,這章主要是關於世界的替身覺醒啦
還有母親的隱瞞,大都是小小的伏筆

然後......喜歡的話,可以給些建議或是問個問題喔.....
我很好勾搭的(求你們理我( ´゚Д゚`)
建議的話,我絕對會接納,應該說請給我建議
<(_ _)>
問題的話,可以問問看會出現哪些動漫啊,人物啊,cp啊,未來會出現的兩個主要女角色啦



(求求你們,留個句號也可以啊(◞‸◟)

世界·尼基福洛娃(2)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在經歷方才的一陣慌亂,世界又等了一段時間,陣亡的兩人才從精神衝擊中回過神來,期間世界收穫速寫兩張,奇特的慘叫聲錄音,以及相機容量的減少

幾乎是狼狽的,迪奧布蘭度,這名驕傲的金髮男子以一種自己平常絕對不會出現的姿態站起身,而世界也是在此時才發現兩人後方的幾人

一名金髮女性以及兩名黑髮男性,值得一提的是,這五人中有三位看的出來是兄弟,也正好是世界要拍攝的戲劇的主角

是的,戲劇,其名為[喬斯達家的奇妙日常],戲中角色幾乎都是喬斯達家族或是布蘭度家族的成員,是目前於全球有一定的熱度的一齣戲,就連世界都耳聞過幾次,世界的母親所謂的驚喜便是這齣戲的配角之一,將會由世界來演出

毫不保留的看向轉過身的迪奧,三人當中最高的那位,同時也是主角的空條承太郎以鄙視的眼神瞪向他,其餘人也都或多或少帶了點無奈的意味

[嘛,就別太責怪迪奧了吧?畢竟,就連我看見世界小姐的臉,也都想下跪了喔!]

隨後,喬納森喬斯達,這部戲的演員兼導演發出了打圓場的言論,也幫臉黑的迪奧找到了一個台階

不論鄙視或是無奈,當下都消散不少,也讓世界的尷尬減少了些,不自覺的露出微笑,卻見不論是迪奧或是喬納森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隨後,只過片刻,世界被某人拉住往室外走去,留下男性們在後頭,看向拉住自己的美麗女性,世界迷糊的眨了眨眼睛,換來的是金髮女性溫暖的笑靨

[妳就是世界呀!果然跟照片一樣可愛呢]舉手投足都充滿優雅氣息的女性笑著,溫柔的與世界交談,安撫起頗為慌亂的她

[照片?]感覺臉上的熱氣增加,世界不自覺的搓了搓臉頰

[嗯嗯,妳看]

荷莉的手上拿著她的手機,上面令人意外的是世界的側面照,銀髮的女孩閉著眼睛微微抬頭,精緻的五官足見未來的美麗,微帶笑容,充滿了亮麗的半身照

世界呆住了,隨後像是熟透的蘋果般炸紅了臉

[欸......嗚…...嗯......是嗎?]

荷莉意外的發現,這名美麗的俄羅斯女孩,理應是適應了無數的鏡頭,畢竟才十歲就能在千萬人面前跳舞,卻會因為當面的稱讚而害羞臉紅,這實在是......

[太可愛了!]

[咦!!!!!]

使勁抱住身旁的女孩,荷莉露出有如發現了珍寶的笑容,相對的,世界則是更加的慌亂了

她們身後則是拋下其他人,同樣先行一步的空條承太郎,恰好看見了荷莉抱住世界的瞬間,以及少女那艷麗的紅顏

[......やれやれだぜ]

世界˙尼基福洛娃(1)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世界與勝利,兄妹再度合作!}
{現代花滑傳奇,世界竟然不是花滑選手!}
{第六次的表演滑,世界再度創造奇蹟!}
-------------------------
[Worly,Worly!小世!妳看~~~~!]銀髮的俊美男子拿著手機揮舞著,視線前方是個與其相似的女孩,女孩轉過頭,兩人相同的銀眸對視,隨後同時放到了男人的手上,手機螢幕反射出兩人的表情,一人戲謔,一人無奈。
-------------------------
世界˙尼基福洛娃,在花滑界與自己的哥哥,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幾乎是享有相同的極大的名聲,唯一不同的一點在於,世界,並不是個花滑選手。

一開始成名的理由是維克托從比賽結束的表演滑前落跑了,盛怒的雅科夫幾乎是發現人不見的當下就開始了奪命連環call,卻始終沒法說服維克托,反倒是自己被兩人說服了,讓當時年僅十歲的世界上場代替維克托跳表演滑。

結果,一跳成名。

在經歷這幾乎是維克托的陰謀的成名後,世界卻像是冷卻了,除了每年的表演滑之外,再沒有接觸過任何花滑相關的人事物,除了自己的哥哥之外。那之後也只是跟隨母親的意見,將能做的事都做了,讀書啦,寫作啦,繪畫啦,攝影啦,演戲啦,都在這六年間無可無不可的持續下來了,她的父母也沒怎麼管教她,世界也就理所當然的放飛自我了。

跟隨著自己好奇心的結果便是,母親的一項驚喜,(說是驚嚇似乎也不為過),降臨到了世界身上,而現在世界坐在往極東之國的班機上,去迎接她的驚喜。

---------------------------

時間是中午十一點,世界看著手錶,因為時差的關係,世界不但不餓反倒有點想睡,向來自由的她也就直接睡過去了,全然不顧前座正開著車的寶田羅利和維克托,無奈的望著妹妹,帶著歉意回過頭,維克托看見的卻是寶田羅利饒富興味望著世界的眼神,那樣的眼神,沒錯,就像是在考慮要怎麼琢磨眼前的原石一樣。

不論是這個大叔,抑或是媽媽,看著我時,怎麼都會有一種背脊發冷的感覺,真的好可怕呀~
世界這麼想著並在素描本上畫下眼前這異常華麗的空間,以及前方身著二戰軍服及步槍的寶田羅利,他們會在寶田羅利的辦公室呆坐著是因為,他的下屬,遲到了。

.............

很難想像這個理由會出現在一流的演藝公司人員上,但它就是出現了,世界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她只是依靠著母親的羽翼而得以踏在捷徑上而已,世界垂下眸,進行最後的收尾。

幾乎完成了這幅寫生,時間大約二十分鐘後,世界身後的大門敞開了,回過頭,只見兩名男子互相鬥嘴著走進,值得一提的是語氣斯文有禮的是左邊那位高大男子,相對的,右邊那位身材較矮小,但是語氣帶有滿滿的不屑,讓人覺得身份好像應該交換一下比較合理.......至少世界是這麼認為的。

世界腦中的想法只維持到雙方對視。

因為下一秒,金髮男子撲倒在地,口中還發出[wryyyyyyyyyy]這種奇特的慘叫。

看向左方,那名高大的男子也露出了胃痛的表情,神色空白了一瞬,世界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臉,思考著自己的臉到底怎麼了,寶田羅利則是毫不保留的爆笑出聲,彷彿預料到了這幅景象的發生。

世界˙尼基福洛娃(設定)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我想拯救你,不論是你,亦或是你的家人,傷害你們的人,我會—【唰】—狠狠的賞他一腳。]————by 世界˙尼基福洛娃

全身上下最強的大概是她的腿,由於平時會陪自己的哥哥跳花滑,借此學習了許多舞蹈,較強勁的巴西戰舞,和需腳力的街舞,霹靂舞,氣勢磅礡的鬥牛舞都很擅長,芭蕾也是她平時必練的舞蹈之一。

替身名為特蘭(tran),為傳送(transmit)的前四個字母,可以傳送至自己的物品身邊,通常是耳飾
或是衣物,替身型態為披著斗篷的女性,傳送時特蘭會用斗篷將傳送者從身後抱住,而這時從外頭看會是隱形狀態,因此世界沒有現身時,沒有特殊能力的人沒有辦法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傳送,也可以當作隱蔽行蹤的方法。

平時是個好奇的女孩,好奇心能夠殺死貓這句話用在她身上完全沒有問題,長相與維克多相像,但是更柔軟一點,也沒那麼腹黑,長髮會綁成辮子,也就是魚骨辮,戰鬥時的認真程度及表情一點也不輸維克多跳花滑時

暱稱:
維克托對她:worly,小世,
尤里對她:curious,好奇心,世界
承太郎對她:world,curi,世界
勇利對她:world,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