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8)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似乎是莉莎莉莎為了補償她,世界被默許了能待在拍攝現場,她時不時東看西看,而尤其感興趣的便是攝影機前彷彿換了人似的喬瑟夫及西撒

緊緊的盯著兩人的動作,隨便一個轉身兩人都配合的恰到好處,即使偶有拌嘴,兩人的合作也沒有絲毫裂縫,一方向前,另一方往後,充滿了和諧

而這樣的盯視並沒有被莉莎莉莎忽略,叫來了一旁待命的絲吉Q,莉莎莉莎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

不知過了多久,總之拍攝搞一段落,正是休息時間,回過頭來,只見身前除了莉莎莉莎,還有另一名藍髮少女,並且正以審視的眼光將她從頭到腳觀察了一遍

[如果是妳說的那樣,可以]
少女轉向莉莎莉莎,並沒有用敬語,可見少女的身分應是與莉莎莉莎相當

雖然仍一頭霧水,世界被強行帶走,到了隔壁的化妝室,並且,被遞上了一頂銀色的假髮,不同於一般假髮,從觸感就知道做工的細膩,最重要的,這是一頂短髮假髮

---------------------------------

喬瑟夫和西撒突然被告知將有一人加入拍攝,儘管不反感,兩人仍是介意於這中途插入的人,導致拍攝頻頻中斷,直到那人的出現

那是對兩人都熟悉的走路身影,舉手投足都充滿了俐落,穿著黑色西裝,一步一步都有風吹過,起初,兩人確實以為她是他

不過,站在他們面前時,她不自然的理了理髮稍,喬瑟夫和西撒熟悉的那個人可不會這麼做,維克托可是個沒有羞恥心的男人

[Oh my god!!!!]

喬瑟夫驚悚的脫口而出,連西撒也目瞪口呆,畢竟,眼前不再是之前的少女,除了長相相似之外,再沒有其餘部分相同,五官變得男氣,走路姿勢,小動作,就連頭髮都變得與維克托相同,大約,只有熟識其中一人才能辨別兩人

伴隨著維克托擅長的笑,世界輕而易舉的演繹出自己哥哥,就連稍後的拍攝也幾乎沒有誤差,即使在鏡頭前稍有生疏,該擺的姿勢,該轉的角度,也都在莉莎莉莎的指導下,顯露出維克托特殊的美

反倒是喬瑟夫,與世界拍攝雙人照時,非常的僵硬,簡直就像遇見了洪水猛獸,下一秒就會逃出門外一樣,使得世界也連帶著失誤

幾乎是掙扎著拍完,喬瑟夫在下一秒逃離世界近乎兩公尺

世界˙尼基福洛娃(3)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等到幾人坐上車前往片場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了

由於喬斯達家及迪奧特殊的關係,導致除了喬納森以外的喬斯達們都對於迪奧抱有敵意以及種種惡意,也間接影響了幾人在車上的座位

幾人的位置大致如下

大 迪
荷 世
二 承

是的,來接世界的第三名喬斯達便是喬瑟夫,並且在路程中不斷的試圖讓世界跟他聊天,得到的結果只有口乾舌燥以及世界相機容量的減少

不論是荷莉抑或是承太郎都對世界的行為感到驚訝,要知道一般的十六歲女孩才沒有辦法平常的看待演員或是偶像這種特殊的人種,而她的態度卻稀鬆平常,習慣了這類人的感覺。

[世界~小世界~理我一下嘛~]喬瑟夫這麼搭話
[怎麼了嗎?喬瑟夫先生]回過頭,世界回答
[欸欸~不要叫我先生嘛~來,跟我唸,喬瑟夫~]喬˙五歲˙瑟夫說
[好的,喬瑟夫先生]伴有美麗的笑容,世˙冷靜˙界這麼回答

......
方才兩人的互動大致如此

對於喬瑟夫這種五歲小孩一般喜歡捉弄感興趣的人事物的行為,世界感到非常親切,也就難得的捉弄回去,滿面笑容的。

拿起手中的相機,對準眼前的臉,喀嚓一聲,條件反射的喬瑟夫下意識露出笑容,幾秒鐘後才回應過來,正要發難時就看見已經看了二十幾年的熟悉的笑容出現在眼前,不知為何,許久沒有感覺到的害臊感突然出現,令喬瑟夫不由自主傻笑出聲。

兩人就這麼看著相機內的照片開始討論了起來,相談甚歡,素不相識的兩人就這麼藉著照片熱絡了許多。

-----------------

[誒~原來跳舞還有這麼多學問,我以前都只是跟著節奏擺動身體而已耶~]
這是充滿驚奇的男性。

[當然不是,不論是表情還是氣勢也都很重要的喔~............不過,身為伴舞,只有擺動真的好嗎?]這是遲疑的女性。

結果,到了目的地後,不正經的喬瑟夫反而成了第一個與世界交談甚歡的人,當然,荷莉除外,興許是家人的緣故,世界對於這種自來熟的人從沒有太大的戒心,也因此,主動一點便能和她搭上話,不過,這也導致她媽媽和哥哥的各種操心就是了。

停下車後,喬瑟夫飛快地拉起世界的手腕,並以跑百米的速度衝進一棟宏偉的豪宅,至於這棟豪宅的規格嘛......完全就是中古世紀的宮殿一般,細緻到讓人眼花的裝飾花邊布滿了牆,甚至走廊一旁的櫃子花瓶都看的出來有一定的年份,簡單的形容就是一個{貴}字啊!

但是,在這樣華美的建築四處卻布滿了器材,有些是攝影機,有些是拍攝道具,還有幾間房間是化妝室,雖然都沒有看到有人在使用,卻能看出這齣戲的超大規模。

又經過了一條走廊,幾間門房,世界已經辨別不清跑到現在位置的方位了,只知道喬瑟夫似乎並不是隨意的亂跑。

[唔....!]鼻尖結實的撞上前方人的背脊,少女眼眶不由自主泛出淚水。
[啊啊啊啊,抱歉啊!]似乎確實不是故意停下的,喬瑟夫雙手合十,歉意的笑了笑,隨後,像是要拆了門板似的敲打門板,砰咚砰咚,急躁的像是五歲小孩。

然後,一個金髮青年似無奈似習慣了的打開門,不過,世界的存在似乎是他沒預料到的,明顯愣住的呆滯表情貌似取悅了喬瑟夫,樂呵呵的嘲笑出聲,換來了掐臉頰,並以同樣的舉動回禮,兩個五歲兒童幼稚的舉動讓一旁的世界笑出聲,隨後,幾人所在的區域充斥了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