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目前吃的:
總攻:木大親子,歐拉親子
攻受皆可:詐欺親子(......是這個名字嗎?)
總受:喬納森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隨手的塗鴉
*自創女主和陸雄
*陸雄好崩喔(´▽`)
*ㄏㄏㄏㄏㄏㄏㄏㄏㄏㄏ

七五三

黑色長髮的少女神情淡漠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們,即使偶爾有笑容,也是淡如清水,並且一下子就消失了。

棕髮的眼鏡少年神情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和少年,眼神卻會不時的飄向女孩們的聚集處中央,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升上高一後,多才的她選擇了那所能夠最大程度掌握自己能力的分院,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

升上高一後,平庸的他選擇了那所最符合自己能力的分院,在大部分人的意料之內。

入學當天,她看著身旁的少年,絲毫不意外會看見他,並露出難得一見的甜美笑容。

入學當天,他看著身旁的少女,非常意外的看見她,感到異常緊張,卻也十分開心。

看著近幾年漸漸抽高,現在已經高出她十公分的少年,她總是會想起七年前初次見面的嬌小的他。

看著自國中畢業就沒有長高,現在比他矮十公分的少女,他總是會想起七年前初次見面的高大的她。

那時候的他尚未擁有這時的決心,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男孩,唯一不普通的是他半妖的血統。

那時候的她還有著豐富的情緒,已經是個不平凡的女孩,唯一普通的是她那顆體貼的心。

即使自己有著不普通的血液,常常受到奇怪的敵視,還是愛著這個世界,這樣的他。

即使自己身處人類的世界,常常會被奇怪的科學家拐騙想做實驗,還是守護著這個世界,這樣的她。

後來,因為自己的衝動,擋下了那把刀,在失去意識之前,看到的是他的臉。

後來,因為自己的失誤,招來了那把刀,在她倒下之後,浮現出的,是怒氣,後悔,還有心疼。

逼近死亡的感覺真是難受,即使自己已經瀕死好幾次了,但是,在醒來之後看見的他的如釋重負,似乎,讓那股感覺消散了。

眼前有人死亡,或是瀕死的感覺真是痛苦,我不想,不想再感受到了,但是,在看見醒來的她不自覺露出的笑容,似乎,讓那股感覺減少很多。

一直不知道這種感情是什麼。

一直隱藏著這份感情。

直到他擋住對我的攻擊才隱約反應過來。

直到差點再次失去她才意識過來。

這樣的他

這樣的她

最喜歡了。

七年,是我們初次見面過後的時間。

五年,

是我喜歡上他的時間。

是我愛上她的時間。

三年,是我們能結下永恆契約的時間。

陸雄

奈那

((這樣的你,最喜歡了))

Valentine's day (3)

*真的是......拖的有點久哈
*沒辦法,高二生考試一大堆呀~(´▽`)

即使是奈那,這樣強硬的舉動也是做不太來的,因此,當桃井五月追著奈那並且露出不滿的表情時,她僵硬的轉過身,像是沒看見桃井的不滿一樣的邁開步伐。

在大街上有,只見一對風格不同的少女前後走著,乍看之下,兩人似乎沒有任何互動,但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兩人的步伐速度完全不同,前後的距離卻沒有絲毫的增減。

在後方緊迫盯人的視線下,奈那幾乎是神遊般的走著,在這種情形下還能不送錯禮物就已經很不錯了,也沒辦法再要求什麼其餘的反應。

因此,在這之後收到巧克力的人幾乎都呈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奈那和桃井越過他們繼續向前。

不過,這樣的情況很快就被打破了,因為眼前的女孩們,三名蘿莉或美麗如畫,或精緻如洋娃娃,聚集在一起儼然一幅美好的景象,但是此刻的奈那卻沒有心思欣賞美景。

因為她們想親手做巧克力送她。

暫且不論明顯有經驗的Ray,單是一個櫛名安娜就令奈那非常傷腦筋了,更何況是再加上一個帆樓......噢,或許還要加上身後的火熱視線的主人。

......

結果奈那直到傍晚才能脫身,對於剛剛接近五個小時所造成的慘劇......奈那表示完全不想去回想,不論是安娜一直想要加紅色食材進去融化的巧克力裡,還是帆樓一直拿出筆記持續的逼問奈那關於巧克力的知識及有關製作過程的資料,亦或是明明拿的都是正常的材料,用的是正常的器具,步驟也都很正常,但是奈那一轉頭就會造出黑暗料理的桃井,奈那表示完~全不想回憶起來。

看著午後的晚霞,奈那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著紙袋內最後一盒,她慢慢的邁步向前,行走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轉眼間便來到她家......旁邊的奴良宅。

當奈那正要按下門鈴時......

[奈那!]

眼前的大門突然打開,出現在後頭的是有著一頭白髮的妖怪之主,奴良陸雄。

[我還以為妳不會來了!]

用著委屈的語氣,眼神卻閃閃發光的盯著眼前的少女,完全不見平時的模樣,即使是鼎鼎大名的妖怪之主,在喜歡的女孩面前也是一個正常的男孩呢!

而這點對於奈那來說也是相同的,在心儀的男孩面前,她也只是個普通的女孩。

[抱歉。]

奈那伸出手,陸雄也幾乎在同時伸出手,兩人就這麼自然的十指交扣,即使是走進了奴良宅的走廊也沒有分開,不過,雖然妖怪們以為他們藏的很好,卻早已被交握的兩人發現了藏在門後的眾妖們。

走近後院的櫻花樹,兩人習慣性的爬上共坐在樹幹,沒有言語,僅僅是手輕輕的抬高便能知曉對方的意思,維持著一人抱住另一人的姿勢,兩人就這麼寧靜的坐著,落櫻紛飛,佳人在懷,似乎是目前最符合奴良陸雄內心的一句話了。

Valentine's day (1)

*.......我以為我趕得上,然並卵
*情人節應景
*我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
*原版的奈那和蘿莉和虐狗?(這集好像沒有蘿莉......好像也沒有虐狗?)
*原本只是想虐狗結果劇情自己爆走了
*好多tag要打

今天是2/14,情人節,路上充滿了各種花式放閃的男男女女,其中有趁機告白,趁機求婚的,還有送出各種不同的禮物的,當然提到情人節,最不能忘的當然是巧克力啦!

不過,對於奈那來說,情人節是個會讓自己的同學悲劇的日子,為什麼呢?大概是因為那些廚藝令人流淚的女孩們了......或許還有男孩們。

大約中午,奈那打開叮咚作響的大門,眼前站的正是,堪稱是地表兵器的桃井五月,奈那看見她時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她伸出手接過一個盒子的瞬間才想起這個節日。

但是,當奈那正要開口攔住桃井前,她已經消失在門前了。

當下奈那只能默然的望著桃井離去的方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穿起外套,拿出一紙袋昨夜完成的巧克力(昨天才剛做完今天就忘記情人節奈那妳也是絕了)往外跑去看看能不能把一些人救回來。

往學校的方向跑去,沿途都有一些眼熟的人,或說是情侶,執行著他們的義務。

那就是:發狗糧。

即使是奈那這樣早早脫魯的cp狗,在這獨自一人的情況下,也還是覺得自己被冰冷的狗糧糊了一臉。(冷漠((面癱)).jpg)

[天若同學,天若同學!]

奈那看見了一群人聚集在學校圍牆邊,而叫她的是,潮田渚。大部分的人她都不認識,只知道是幾個班級的男生們集合起來。

[怎麼了嗎?]群聚在這裡。

[啊,沒什麼啦!只是......今天是情人節嘛!哈哈...。]

潮田渚是真心不想在休息日也感受到被雲雀恭彌咬殺的恐懼的,但是損友們非把他拉出來,就連平常他們不敢招惹的大佬們,也都被拖出來了。

例如,業啦,赤司啦,還有Zack啦,都沒有例外的。

不過到現在都沒有被雲雀學長發現,真是萬幸。

[......?]

奈那偏了偏頭,狀似不解,而渚背後的上鳴已經不自覺的爆發出來了。

[就是巧克力啦———!巧克力啊!女孩子送的巧克力!就是為了這個我們才會冒著生命安全聚在這裡的啊!看你手上這些應該都是巧克力吧!可惡,帥哥真好啊啊啊啊!]

眼前激動的金髮少年以及他背後跟著沸騰起來的氣氛讓奈那不自覺的後退幾步,不過他們似乎搞錯了什麼......

[啊......那個......上鳴同學......]

幾個沒有加入的男生用鄙視的眼神望著他們,唯一好點的渚也尷尬的笑著。

[欸~可是我記得,奈那同學應該是給予的那一方吧!]

打破他們氣氛的是赤羽業簡單的一句話,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赤司的另一句話讓他們瞬間降到冰點。

[你太過時了,赤羽,現在女生也可以是收取的那一方的。]

[唉呀~真的嗎?我都不知道。]

[喂!你們現在再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

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理解為了什麼聚集在一起的Zack終於忍不住大喊出聲,而被衝擊到失神的男孩們和繼續打擊他們的幾人都沒有理會他。

[是情人節,女生會在這一天送巧克力給喜歡的人。]

結果最後還是老好人,中島敦回答了。

[喔~原來早上Ray和鬼畜女給我的是因為這個啊!]

Zack恍然大悟的將狗糧噴灑出去,回答問題還要吃糧,中島敦表示臉挺痛的。

就在一群人吵鬧之際,奈那輕輕走到渚的面前,看著疑惑的渚,奈那示意他將手張開,然後一盒精美包裝的禮盒就這樣落入了渚的手中。

渚往四周看了看,發現不只是他,奈那認識的人手上幾乎都有一盒類似造型的盒子,原來不知何時奈那已經將巧克力都發出去了,並且已經趕往另一個方向消失了。

[還真是......厲害啊!]

渚感嘆的說著,換來的是周遭幾人的點頭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