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目前吃的:
總攻:木大親子,歐拉親子
攻受皆可:詐欺親子(......是這個名字嗎?)
總受:喬納森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此世界非彼世界(2)

(下)


第一次,因為一個人而顫抖害怕,怕她會就此離去,怕她會從此離開


迪奧布蘭度,他生平第一次的動搖,不是對於喬納森,或是那名為艾莉娜的,他強吻過的女孩,而是給了芥川奈那


她總是自然的說出對迪奧的關愛,一開始讓這名小霸王感到十分不自在,久而久之的,習慣成自然,甚至偶爾還能吐出他獨特彆扭的關心


她就這麼被迪奧放在心頭上,出於對她的依賴


迪奧會對她撒嬌,會耍賴,偶爾還會惡作劇,在奈那的身邊,他就像是最平凡的頑皮的孩子


那是指在奈那旁時才會顯露出來的,僅屬於奈那的迪奧


---------------------------


最近有許多人來拜訪芥川奈那,有時候是英氣撒爽的大姊,有時候是奇特打扮的大叔,還有穿著西裝的商人,唯一相同的一點是,奈那都會為了他們的到來而冷落了迪奧,而這讓頑皮孩子迪奧感到非常不痛快


為了報復他們,迪奧準備了各種道具要大鬧一番,他甚至拉來了喬納森當槍手


而準備實行計畫的當天,光顧的是一個俊美卻又不失威嚴,國王打扮的男人,這又讓未來的夜之帝王更加不爽了


鑒於兩人正在談話不好下手,兩名男孩就躲在一旁的草叢中觀察形勢,卻讓迪奧聽見了讓他理智斷裂的話


[妳快死了吧]


男人這麼說,而奈那僅是垂下頭沒有反駁


就在迪奧暴走要衝出去質問時,喬納森慌張的攔住他


[冷靜一點阿!迪奧]

[畢竟沒有信徒的你要活在此世,很辛苦吧]


與喬納森的制止同時響起的是令兩名男孩顛覆三觀的話語


[這是最後一次了呢!看見妳這副模樣,水神]


奈那閉上眼睛,暗處的騷動越發劇烈


男子悠悠嘆了一口氣,舉起了手中玩具般的槌子,在迪奧近乎殺人的目光中,落在了奈那身上


煙霧爆散,隨之而來的是震怒的迪奧衝出的身影,他的眼睛一瞬間變得鮮紅,卻在下一秒喬納森的開口中回歸正常


[迪奧,大姐姐還活著啊!]


震驚過後便是狂喜,迪奧以一種人類無法觸及的速度跑到喬納森身邊,看見的是幼小卻真實的呼吸中的奈那


[什麼嘛,明明就有不是嗎,比誰都衷心的信徒]


男子拋下這句話就消失,只留兩名男孩喜悅的抱緊存活的女孩


此世界非彼世界(2)

(中)


迪奧從睡夢中醒來,而腦海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方才的夢境,那是他與他心靈寄託的初遇,笑出聲,這名惡之帝王難得的露出歡喜的純粹笑容


[JoJo]

[啊!迪奧你醒來了啊!]


與奈那在化妝室奮鬥著的喬納森在發現迪奧的出現後,愉快的拋棄了自己的小夥伴迎了上去,換來的卻是迪奧嫌棄的推開


雖說是推開了,卻也順勢讓喬納森牽住,意思意思掙個幾下,就這麼任由他牽著了


而奈那僅是無奈的看向尚未完成的妝髮,也平靜的望向兩人


在這個拍攝大結局的日子,兩名主角卻是意外的平靜,一方的死亡換來一方的新生,這樣交錯複雜的關係一直是喬納森和迪奧的代言


而存活下來的那方正嫌棄的推出死亡的那方,並柔和的看著重新動作的兩人


---------------------------


在空白的背景中,喬納森抱著一顆假人頭,訴說著自己的遺志,而迪奧站在一旁,等待著自己戲份的同時也回想著自己的過去


既是意外又不意外,在喬納森選擇了攝影師的職業後,自己選擇了導演似乎也沒有什麼奇怪,只是在兩人相似又不相似的追求之路中,迪奧的生命從七歲時就改變了


一開始是喬納森,後來是米莫紗,最後是奈那,一個兩個都給他自作主張的踏進他的生命,還霸道的佔據了自己的情緒起伏


而他對這些人是感到歡喜和無奈的,輕輕嘆了口氣,迪奧感受著奈那撫上頭的手,與奈那一同笑出聲


文手都有個畫手夢.jpg
總之是新年賀圖,兒童畫注意!

天氣與世界(2)

並不是什麼倉庫的老鼠或是囚犯,只是一個小男孩

.......好吧,在這樣的地點碰上一個男孩確實是一大驚嚇

起碼第一次被碰到手背時,世界小小的尖叫了一下,幸好安波里歐,也就是這名神出鬼沒的男孩趕緊跳出來解釋,不然世界就會打下去了,從母親那裡遺傳來的怪力可不是蓋的

不過,世界在這不算長的監獄生活也早已習慣了這名男孩了,所以她在感受到安波里歐的碰觸後就順從的讓他帶領著到了幽靈房間

在離去之前,世界對著自己身旁浮現的紫髮少女笑了一下

而少女僅是點了點頭

------------------------------

跟隨著安波里歐經過狹窄的道路,到達了幽靈房間,看見的是這段日子裡熟悉起來的桃髮殺人魔及白髮青年

[中午好,安納蘇]

[哼]

即使這名少女的態度不佳,也沒有干擾到世界,反而轉向了白髮青年

[中午好,天氣預報]

[中午好]

而天氣預報的近距離招呼也沒有讓世界嚇到,僅是回報了微笑

打完招呼,世界看向了安波里歐,表情變得嚴肅,又深吸了一口氣

[請你帶我去徐倫姐姐那裡吧]

決心以及氣魄油然而生

少女於此時踏出了拯救自己所愛的第一步

世界.尼基福洛娃(11)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簡直是災難

當喬納森抱著世界一路奔馳,最終來到似乎是會議室的房間時,瀰漫的沉默幾乎化為實質,暫且不提西撒和喬瑟夫戲謔的目光,單就承太郎的凝視就讓世界感到不自在,更何況還有震驚過度的迪奧,定格過後脫口而出的不是平時的嘲諷,而是

[JOJO,你在做什麼,你居然在我面前抱其他的女人,你似乎最近過得太好了啊!]

這樣近乎於吃醋的發言

也不想想自己曾經的風流史

不,不只是好像

世界看向後知後覺的喬納森,他正接受著迪奧的怒吼,表情是自己都沒發覺的甜蜜,雖然是以苦笑的形式表現出來

摸摸耳朵,世界也尷尬地望向房間內的其餘人,除了先前已見到的奈那外,還有各種風格齊聚,有穿著學生服的人,有像是牛仔的,還有普通的兄弟,甚至還有嬰兒和隼

然而必須提及的是房間內的眾人都有著不是人類的身影佇立一旁,而最接近人形的身形,則是站在黑著臉看向她的承太郎的身邊

明顯的將目光移往藍黑色的人形,世界在承太郎愣住之後笑了一下

隨後,銀白色的斗篷現身於此

----------------------------------

手忙腳亂地安撫好迪奧的情緒,喬納森就見世界和承太郎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坐在座位上

如果忽略兩人身後逃跑的特蘭和追逐她的白金之星的話


此世界非彼世界(2)

(上)


在這個世界裡,迪奧˙布蘭度原本會是個無可救藥的人渣,是的,如果沒有米莫紗以及奈那的存在的話


芥川奈那,一個不普通的姓氏配上不普通的名字,是屬於一位不普通的少女的


奈那與迪奧的相遇必須追溯到迪奧剛進入喬斯達家時,那是神明與人類的初遇


一個平凡的日子,迪奧和喬納森拜訪了喬斯達家的深山豪宅,一年一度的暑假,喬斯達們都會去往這棟宅邸休養身心,而迪奧恰巧趕上這個時節


不過,即使到了這裡,米莫紗那令人畏懼的教導方式依舊沒有改變,導致兩個孩子第一天就累倒在床上無法動彈,不過,迪奧可不是這麼會安分帶在自己房間的乖小孩


稍微歇息一下,恢復了一點精神,迪奧馬上竄出門要進行大冒險,就連喬納森的出現都無法抵擋他的行動,......最多只是停下個幾分鐘嘲諷的讓喬納森懷疑人生的回房了


親眼看著藍髮男孩走入門中,迪奧繼續往室外走去,奇蹟似的,走廊上甚至沒有一名傭人經過,迪奧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出了大門


......不過,馬上就失去方向感就是了,雖然迪奧本人一定會嘴硬著說這是自己的散步路線,也改變不了他迷路的事實


走過深得看不見盡頭的森林,最後抵達的是,湖泊,簡直像是畫中常看見的,在月光的照耀下,靜靜包容一切的美麗大湖


迪奧就是在此地遇見了彷彿是湖水化身的藍髮少女,雖然眼角帶來一絲銳利,卻不能遮掩掉少女自帶的溫暖氣場,似乎是氣氛,也似乎是場景造成的


總之迪奧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第一時間將少女視為了精靈


此世界非彼世界(1)

此為{世界˙尼基福洛娃}故事背景番外

主要放除了原創的各種cp

之後都會用這名當番外名


---------------------


米莫紗˙尼基福洛娃


對於喬納森以及迪奧來說是個充滿恐懼與惡夢的名字


這並不是說米莫紗曾經有任何傷害他們的舉動才導致這個結果,恰恰相反,米莫紗是年僅十二歲的兩人的家庭教師


不論在知識的傳授,亦或是人生職業的選擇,還是幫助他們面對困難幾個方面,都無可質疑的,恰到好處的指引,引導兩人


眾所周知,喬納森從小便是個勵志成為紳士的少年,而迪奧則是從小更是以征服世界作為目標,只不過是隱藏在打敗喬納森這個目的之後便是了


而作為擁有著偉大志向兩人的導師,米莫紗也不是個普通人,在知道喬納森的目標以及迪奧的目的後,她並沒有對於喬納森那古板的夢想有過多的評價,也沒有去制止迪奧那有著些微幻想的理想,她只是用著她自己的步調,將兩人夢想所需的知識傳授給他們,甚至跟他們當面討論完成理想應具備的想法


支持與推動,那便是她對喬納森和迪奧所做的


而為什麼這樣完美的老師會成為喬納森及迪奧的惡夢,那便是她的教導方式了,她的教法既不是打罵,亦不是施壓,而是完美


完美的舉起刀叉,優雅的吃下第一口食物後,之後要吃的多粗魯,吃到地上她都不會制止,但是,若是起手的動作沒有達到她要的角度,甚至只是輕微擦撞產生聲音,米莫紗都會要求他們放下手,重新再來,一次,十次,百次,甚至是千次,只要第一次沒有成功,就必須重來


而這樣要求出現在了兩人的生命中無疑的是痛苦的開始,畢竟一個原本只是普通的男孩,另一個則對於命令格外的排斥,而米莫紗卻又有著他們無法違抗的身份,這樣共同的排斥竟意外促使原本不對付的兩人友好相處


------------------


已經是深夜了,天空早已從清澈的淺藍化為黝藍,對於迪奧來說太過於明亮的太陽也從地平線潛下,取而代之的是無缺陷的滿月


簡直像假的一樣


迪奧在這樣美麗的月夜也難得的放空自己,在四下無人之處放縱自己沉浸在銀月溫和的光芒下,直到喬納森的出現


[[!]]


似乎也驚訝於迪奧的出現,兩名原本互看不順眼的男孩此時面面相覷,既沒有平時的針鋒相對,也沒有虛假的惺惺相惜,兩人在無他人的花園中第一次平靜的對視


[.....過來啊!喬納森,我可沒有動什麼手腳]


原本想用與平時無異的語氣嘲諷喬納森,卻沒法說出口,相反的邀請卻脫口而出


一定是月亮太美了,迪奧在內心裡怪罪起無辜的月


[啊?......喔......]


而喬納森雖然很混亂於迪奧出現的事實,卻又無法割捨這處自己發現的賞月的好地點,最終沉默著坐到迪奧身旁


靜默


雖然兩人之間只有沉默,卻意外的和諧,彷彿兩人原先的隔閡從不存在一樣


[吶,迪奧,你覺得老師怎麼樣?]


突然的開口,喬納森也沒有意識到時自己已問出口,搭起的話題則是兩人的新導師


[什麼怎麼樣,你連文句都問不清楚了嗎?JOJO]


得到的是平時的嘲諷語氣,而這竟讓喬納森感到一絲放心


[就是,老師的作風,你覺得怎麼樣,我是不太能適應啦.....]

[不怎麼樣,她能夠教我什麼,那才重要]

[咦,可是你明明......]對於老師的命令很反感

[給我搞清楚,JOJO,本DIO可是要統領世界的男人,這一時的屈辱,我絕對會回報給那個渾蛋女人的!]

[所以還是討厭嘛......你怎麼還抱著那個妄想啊...]

[你不也是抱著紳士的夢不放......那麼你呢?]

[咦......?]

[我說你呢?你覺得那女人的課程怎麼樣?]

[......一開始是很不適應,但是抓到訣竅後,就能夠習慣了.....大概]

[什麼啊!JOJO,你那不確定的語氣是怎麼回事,你揍我時可沒有這麼溫吞啊!]

[不要說了!而且揍你是因為你實在太過分了,你居然,居然把我的攝影機弄壞了!]

[不都說了是意外,沒想到你這麼記仇啊!JOJO,而且,又是誰把我的草稿弄丟的!]

[那...那是]

[那可是我五年的心血,是我統領世界的第一步啊wryyyyyyyyy!]

[所以誰家的佔領世界第一步會是寫劇本啊!]

[那又是誰家的成為紳士第一步會是成為攝影師啊!]

[成為導演和我想佔領世界有什麼衝突wryyyyy]

[那成為攝影師和我想當紳士也沒有衝突啊!]

[欸,你們想成為攝影師和導演啊!那未來應該會是很好的搭檔嘍!]


................


隨後,兩聲幾乎合而為一的慘叫劃破了深夜的夜晚


世界˙尼基福洛娃(10)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名為芥川奈那的少女,僅僅是自我介紹,一點也沒有太過熱絡的情緒


[是~這裡是世界!]

[我知道]


將方才使用過的各種化妝用品收起,奈那抬起頭看了世界一眼便走往門外


似乎被冷落的世界也沒有感到不愉快,平靜的笑了笑


熱鬧充滿人聲的空間一下子冷清下來,只餘四,五人在打掃清理房間,世界也在奈那離開的幾分鐘後起身離去


正要出門時,就見喬納森飛快地跑過走廊,其氣勢更帶起一陣強烈的風,也幸好世界是穿著褲子,不用去太擔心走光的問題


然後氣勢熊熊的喬納森再次跑了回來,緊緊的抓住世界的肩膀


這可真是在世界預料之外了,不由自主露出疑惑的表情,世界拍拍抓住自己的手臂,示意喬納森放鬆一下力道,卻沒有半點掙扎的舉動


喬納森歉意地鬆了手,卻又神情嚴肅的凝視著世界,好半晌才猶豫的開口


[......世界小姐?]

[......請問,妳是替身使者嗎?]


原本這樣直白又溫和的問句通常都是不會得到正面回應,可架不住喬納森是個古板到讓人無法忍受的紳士,他實在無法對著人,尤其是嬌弱的女性以任何不恰當的語氣說話,大概也只有對著迪奧時會發出震怒的發言吧


[是的啊!]


令喬納森意外的是,世界的坦白


......不,其實本來也就不是什麼值得隱瞞的事,倒不如說,喬納森他們現在才想到詢問才是異常,畢竟{擁有替身}這件事若是說出去,至多也是被誤認為中二病或是岸邊露伴的狂熱粉罷了


只有擁有替身之人能夠看到替身,這是不變的法則,而喬納森並不能辨認世界的發言真偽,因此,他做了一個決定


那就是,直接去讓有資質(替身)的人檢定,而這項決定帶來的結果......


[嗚咪!]


世界不由得發出了奇妙的叫聲,因為眼前的壯碩青年在短暫的沉思後,直接伸手抱起了她,而且還是公主抱這種一生幾乎碰不上幾次的抱法


雖然沒有害羞,但世界確實對這樣的親密舉動感到不知所措,而這樣的感情卻在下一秒煙消雲散,因為喬納森直接抱著她向主屋跑去


天氣與世界(1)

這是一個關於平行世界的故事


故事裡的喬納森和迪奧沒有名為米莫紗的家庭教師,但是有名為尼莉的以自己生命拯救西撒的女僕,也有名為奈那的神明,將信仰與平靜帶到吉良吉影的生命中,並破壞了命運的滾石,但是並沒有名為世界的溫柔的少女來拯救花京院,阿布德爾和伊奇


取而代之的是作為奈那與吉良吉影的女兒誕生的世界


我再重申一次,這是一個平行世界的故事


-----------------------


吉良世界是妖怪,同時也是人類,她的父親是個被神明寵愛的人,從小時候的邂逅,到成人後的愛,都只屬於芥川奈那一人,噢不,應該稱之為神


她從小就被愛包圍著長大,不論是誰,都不得不稱讚世界是個乖孩子,就連岸邊露伴這位傲嬌也脫口而出過,也許是身分,也許是體質問題,世界從來都是省心道反而讓人擔心的孩子


平安無事的成長到13歲,原本世界今年也會在杜王町平靜地舉辦生日會兼妖怪的成年禮的,是的,原本


---------------------


這裡是美國州立[水族館]監獄,一名修女走進了禮拜堂,雖然身材不算矮小,但是穿著純黑的修女服卻是讓她硬生生小個幾歲


[您叫我嗎?普奇神父]垂頭鞠躬的修女抬起頭後,露出的卻是一張東洋血統的臉龐,此名修女便是世界


[啊,是的,修女啊,妳能幫我將稍等禮拜要使用的蠟燭跟警衛去倉庫拿來嗎?真是麻煩妳了]


而她之所以在此則是由於自己的自作主張,可以預想得到自家的父母在發現後會是怎樣的勃然大怒,不過她不會後悔,在她的記憶中,擁有喬斯達家血脈的人都非常的溫柔,尤其是她幼時只見過一面的空條徐倫,這樣的人會進監獄完全讓她無法相信


[我明白了]再次鞠躬,並且沉默地忽略一旁漂浮的白蛇,阻斷了普奇的測試,逕自走出了禮拜堂,只留普奇神父滿臉若有所思地望著她的背影


跟隨著態度恭敬的警衛來到倉庫,世界婉拒了警衛希望幫忙的請求,獨自踏進了昏暗的倉庫內部,雖然那名警衛一直站在大門口,保持大門開啟,但由於倉庫的格局,光線始終無法照進倉庫深處,導致這個空間長年的黑暗


但這樣的阻礙並沒有造成世界的困擾,她甚至精準地跨過堆積在地上的眾多雜物,直直地往自己的目標物前進,直到一個物體輕碰了她的手







沒錯我開新坑了,應該兩邊都會繼續更,這篇是天氣預報bg

總之是個從庫巴姬衍生出來的腦洞
伊奇姬ヾ(*´∀`*)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