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此世界非彼世界(1)

此為{世界˙尼基福洛娃}故事背景番外

主要放除了原創的各種cp

之後都會用這名當番外名


---------------------


米莫紗˙尼基福洛娃


對於喬納森以及迪奧來說是個充滿恐懼與惡夢的名字


這並不是說米莫紗曾經有任何傷害他們的舉動才導致這個結果,恰恰相反,米莫紗是年僅十二歲的兩人的家庭教師


不論在知識的傳授,亦或是人生職業的選擇,還是幫助他們面對困難幾個方面,都無可質疑的,恰到好處的指引,引導兩人


眾所周知,喬納森從小便是個勵志成為紳士的少年,而迪奧則是從小更是以征服世界作為目標,只不過是隱藏在打敗喬納森這個目的之後便是了


而作為擁有著偉大志向兩人的導師,米莫紗也不是個普通人,在知道喬納森的目標以及迪奧的目的後,她並沒有對於喬納森那古板的夢想有過多的評價,也沒有去制止迪奧那有著些微幻想的理想,她只是用著她自己的步調,將兩人夢想所需的知識傳授給他們,甚至跟他們當面討論完成理想應具備的想法


支持與推動,那便是她對喬納森和迪奧所做的


而為什麼這樣完美的老師會成為喬納森及迪奧的惡夢,那便是她的教導方式了,她的教法既不是打罵,亦不是施壓,而是完美


完美的舉起刀叉,優雅的吃下第一口食物後,之後要吃的多粗魯,吃到地上她都不會制止,但是,若是起手的動作沒有達到她要的角度,甚至只是輕微擦撞產生聲音,米莫紗都會要求他們放下手,重新再來,一次,十次,百次,甚至是千次,只要第一次沒有成功,就必須重來


而這樣要求出現在了兩人的生命中無疑的是痛苦的開始,畢竟一個原本只是普通的男孩,另一個則對於命令格外的排斥,而米莫紗卻又有著他們無法違抗的身份,這樣共同的排斥竟意外促使原本不對付的兩人友好相處


------------------


已經是深夜了,天空早已從清澈的淺藍化為黝藍,對於迪奧來說太過於明亮的太陽也從地平線潛下,取而代之的是無缺陷的滿月


簡直像假的一樣


迪奧在這樣美麗的月夜也難得的放空自己,在四下無人之處放縱自己沉浸在銀月溫和的光芒下,直到喬納森的出現


[[!]]


似乎也驚訝於迪奧的出現,兩名原本互看不順眼的男孩此時面面相覷,既沒有平時的針鋒相對,也沒有虛假的惺惺相惜,兩人在無他人的花園中第一次平靜的對視


[.....過來啊!喬納森,我可沒有動什麼手腳]


原本想用與平時無異的語氣嘲諷喬納森,卻沒法說出口,相反的邀請卻脫口而出


一定是月亮太美了,迪奧在內心裡怪罪起無辜的月


[啊?......喔......]


而喬納森雖然很混亂於迪奧出現的事實,卻又無法割捨這處自己發現的賞月的好地點,最終沉默著坐到迪奧身旁


靜默


雖然兩人之間只有沉默,卻意外的和諧,彷彿兩人原先的隔閡從不存在一樣


[吶,迪奧,你覺得老師怎麼樣?]


突然的開口,喬納森也沒有意識到時自己已問出口,搭起的話題則是兩人的新導師


[什麼怎麼樣,你連文句都問不清楚了嗎?JOJO]


得到的是平時的嘲諷語氣,而這竟讓喬納森感到一絲放心


[就是,老師的作風,你覺得怎麼樣,我是不太能適應啦.....]

[不怎麼樣,她能夠教我什麼,那才重要]

[咦,可是你明明......]對於老師的命令很反感

[給我搞清楚,JOJO,本DIO可是要統領世界的男人,這一時的屈辱,我絕對會回報給那個渾蛋女人的!]

[所以還是討厭嘛......你怎麼還抱著那個妄想啊...]

[你不也是抱著紳士的夢不放......那麼你呢?]

[咦......?]

[我說你呢?你覺得那女人的課程怎麼樣?]

[......一開始是很不適應,但是抓到訣竅後,就能夠習慣了.....大概]

[什麼啊!JOJO,你那不確定的語氣是怎麼回事,你揍我時可沒有這麼溫吞啊!]

[不要說了!而且揍你是因為你實在太過分了,你居然,居然把我的攝影機弄壞了!]

[不都說了是意外,沒想到你這麼記仇啊!JOJO,而且,又是誰把我的草稿弄丟的!]

[那...那是]

[那可是我五年的心血,是我統領世界的第一步啊wryyyyyyyyy!]

[所以誰家的佔領世界第一步會是寫劇本啊!]

[那又是誰家的成為紳士第一步會是成為攝影師啊!]

[成為導演和我想佔領世界有什麼衝突wryyyyy]

[那成為攝影師和我想當紳士也沒有衝突啊!]

[欸,你們想成為攝影師和導演啊!那未來應該會是很好的搭檔嘍!]


................


隨後,兩聲幾乎合而為一的慘叫劃破了深夜的夜晚


世界˙尼基福洛娃(10)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名為芥川奈那的少女,僅僅是自我介紹,一點也沒有太過熱絡的情緒


[是~這裡是世界!]

[我知道]


將方才使用過的各種化妝用品收起,奈那抬起頭看了世界一眼便走往門外


似乎被冷落的世界也沒有感到不愉快,平靜的笑了笑


熱鬧充滿人聲的空間一下子冷清下來,只餘四,五人在打掃清理房間,世界也在奈那離開的幾分鐘後起身離去


正要出門時,就見喬納森飛快地跑過走廊,其氣勢更帶起一陣強烈的風,也幸好世界是穿著褲子,不用去太擔心走光的問題


然後氣勢熊熊的喬納森再次跑了回來,緊緊的抓住世界的肩膀


這可真是在世界預料之外了,不由自主露出疑惑的表情,世界拍拍抓住自己的手臂,示意喬納森放鬆一下力道,卻沒有半點掙扎的舉動


喬納森歉意地鬆了手,卻又神情嚴肅的凝視著世界,好半晌才猶豫的開口


[......世界小姐?]

[......請問,妳是替身使者嗎?]


原本這樣直白又溫和的問句通常都是不會得到正面回應,可架不住喬納森是個古板到讓人無法忍受的紳士,他實在無法對著人,尤其是嬌弱的女性以任何不恰當的語氣說話,大概也只有對著迪奧時會發出震怒的發言吧


[是的啊!]


令喬納森意外的是,世界的坦白


......不,其實本來也就不是什麼值得隱瞞的事,倒不如說,喬納森他們現在才想到詢問才是異常,畢竟{擁有替身}這件事若是說出去,至多也是被誤認為中二病或是岸邊露伴的狂熱粉罷了


只有擁有替身之人能夠看到替身,這是不變的法則,而喬納森並不能辨認世界的發言真偽,因此,他做了一個決定


那就是,直接去讓有資質(替身)的人檢定,而這項決定帶來的結果......


[嗚咪!]


世界不由得發出了奇妙的叫聲,因為眼前的壯碩青年在短暫的沉思後,直接伸手抱起了她,而且還是公主抱這種一生幾乎碰不上幾次的抱法


雖然沒有害羞,但世界確實對這樣的親密舉動感到不知所措,而這樣的感情卻在下一秒煙消雲散,因為喬納森直接抱著她向主屋跑去


天氣與世界(1)

這是一個關於平行世界的故事


故事裡的喬納森和迪奧沒有名為米莫紗的家庭教師,但是有名為尼莉的以自己生命拯救西撒的女僕,也有名為奈那的神明,將信仰與平靜帶到吉良吉影的生命中,並破壞了命運的滾石,但是並沒有名為世界的溫柔的少女來拯救花京院,阿布德爾和伊奇


取而代之的是作為奈那與吉良吉影的女兒誕生的世界


我再重申一次,這是一個平行世界的故事


-----------------------


吉良世界是妖怪,同時也是人類,她的父親是個被神明寵愛的人,從小時候的邂逅,到成人後的愛,都只屬於芥川奈那一人,噢不,應該稱之為神


她從小就被愛包圍著長大,不論是誰,都不得不稱讚世界是個乖孩子,就連岸邊露伴這位傲嬌也脫口而出過,也許是身分,也許是體質問題,世界從來都是省心道反而讓人擔心的孩子


平安無事的成長到13歲,原本世界今年也會在杜王町平靜地舉辦生日會兼妖怪的成年禮的,是的,原本


---------------------


這裡是美國州立[水族館]監獄,一名修女走進了禮拜堂,雖然身材不算矮小,但是穿著純黑的修女服卻是讓她硬生生小個幾歲


[您叫我嗎?普奇神父]垂頭鞠躬的修女抬起頭後,露出的卻是一張東洋血統的臉龐,此名修女便是世界


[啊,是的,修女啊,妳能幫我將稍等禮拜要使用的蠟燭跟警衛去倉庫拿來嗎?真是麻煩妳了]


而她之所以在此則是由於自己的自作主張,可以預想得到自家的父母在發現後會是怎樣的勃然大怒,不過她不會後悔,在她的記憶中,擁有喬斯達家血脈的人都非常的溫柔,尤其是她幼時只見過一面的空條徐倫,這樣的人會進監獄完全讓她無法相信


[我明白了]再次鞠躬,並且沉默地忽略一旁漂浮的白蛇,阻斷了普奇的測試,逕自走出了禮拜堂,只留普奇神父滿臉若有所思地望著她的背影


跟隨著態度恭敬的警衛來到倉庫,世界婉拒了警衛希望幫忙的請求,獨自踏進了昏暗的倉庫內部,雖然那名警衛一直站在大門口,保持大門開啟,但由於倉庫的格局,光線始終無法照進倉庫深處,導致這個空間長年的黑暗


但這樣的阻礙並沒有造成世界的困擾,她甚至精準地跨過堆積在地上的眾多雜物,直直地往自己的目標物前進,直到一個物體輕碰了她的手







沒錯我開新坑了,應該兩邊都會繼續更,這篇是天氣預報bg

總之是個從庫巴姬衍生出來的腦洞
伊奇姬ヾ(*´∀`*)ノ

世界˙尼基福洛娃(8)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似乎是莉莎莉莎為了補償她,世界被默許了能待在拍攝現場,她時不時東看西看,而尤其感興趣的便是攝影機前彷彿換了人似的喬瑟夫及西撒

緊緊的盯著兩人的動作,隨便一個轉身兩人都配合的恰到好處,即使偶有拌嘴,兩人的合作也沒有絲毫裂縫,一方向前,另一方往後,充滿了和諧

而這樣的盯視並沒有被莉莎莉莎忽略,叫來了一旁待命的絲吉Q,莉莎莉莎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

不知過了多久,總之拍攝搞一段落,正是休息時間,回過頭來,只見身前除了莉莎莉莎,還有另一名藍髮少女,並且正以審視的眼光將她從頭到腳觀察了一遍

[如果是妳說的那樣,可以]
少女轉向莉莎莉莎,並沒有用敬語,可見少女的身分應是與莉莎莉莎相當

雖然仍一頭霧水,世界被強行帶走,到了隔壁的化妝室,並且,被遞上了一頂銀色的假髮,不同於一般假髮,從觸感就知道做工的細膩,最重要的,這是一頂短髮假髮

---------------------------------

喬瑟夫和西撒突然被告知將有一人加入拍攝,儘管不反感,兩人仍是介意於這中途插入的人,導致拍攝頻頻中斷,直到那人的出現

那是對兩人都熟悉的走路身影,舉手投足都充滿了俐落,穿著黑色西裝,一步一步都有風吹過,起初,兩人確實以為她是他

不過,站在他們面前時,她不自然的理了理髮稍,喬瑟夫和西撒熟悉的那個人可不會這麼做,維克托可是個沒有羞恥心的男人

[Oh my god!!!!]

喬瑟夫驚悚的脫口而出,連西撒也目瞪口呆,畢竟,眼前不再是之前的少女,除了長相相似之外,再沒有其餘部分相同,五官變得男氣,走路姿勢,小動作,就連頭髮都變得與維克托相同,大約,只有熟識其中一人才能辨別兩人

伴隨著維克托擅長的笑,世界輕而易舉的演繹出自己哥哥,就連稍後的拍攝也幾乎沒有誤差,即使在鏡頭前稍有生疏,該擺的姿勢,該轉的角度,也都在莉莎莉莎的指導下,顯露出維克托特殊的美

反倒是喬瑟夫,與世界拍攝雙人照時,非常的僵硬,簡直就像遇見了洪水猛獸,下一秒就會逃出門外一樣,使得世界也連帶著失誤

幾乎是掙扎著拍完,喬瑟夫在下一秒逃離世界近乎兩公尺

總之,是個世界(此世界非彼世界
(陰影好重

世界˙尼基福洛娃(7)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雖然喬納森以及承太郎沒有確認過世界是否擁有替身,但是在方才的情況下,承太郎第一時間的反應確實是最正確的

因此,世界對承太郎的威脅並不反感,換作是她,應該也會做出相同的反應

動作熟練的將斗篷狀的替身收起來,世界輕巧的踏出房門,意外又不意外,隨著她的動作,世界的身後跟上了一道沒有注意便會忽略的腳步聲

就像是沒察覺到般,世界依舊照著自己的步伐向前,但是,這便苦了身後的人了,世界的腳步時快時慢,有時是小碎步,有時又是快走,簡直就是在考驗跟蹤者的應變能力

不到五分鐘,跟蹤者的視線裡已不存在世界的身影了,無奈的拿起對講機,向機器對面的人報告自己追丟少女的事實

而此時的世界正漫無目的的亂走,竟然走到了喬斯達莊園少數會外借進行攝影的房間,小小的門縫誘惑著這名好奇心的化身,輕輕的推開門,世界神奇的靠著自己的腰力,完成了上半身與地面平行的動作,完美的將頭探入門中

只見無數的相機,燈光,以及目光都聚集在房屋的中心,出人意料的,前一天才認識的喬瑟夫及西撒兩人正十分帥氣的擺好動作,然而,下一秒,喬瑟夫一個肘推,西撒一個腳踢,兩人又陷入了互相招惹的循環

而相機旁站著尷尬的攝影師,扶額的黑髮麗人,以及滿臉無奈的金髮女性

放任兩人在房間中央互鬥,莉莎莉莎轉過身想要往房間的休息區走去,卻恰好與偷窺著的世界對上眼

[......妳]

僅僅一個字就將原本沉默的氣氛打破,世界也不知為何,下意識的站直身邁開逃跑的腳步,卻被莉莎莉莎的圍巾一把捆住腰,直接拖回房內

而被捕捉的世界面對房內的眾人時卻意外的平淡,完全沒有偷看的罪惡感,看見喬瑟夫與西撒兩人時還笑容滿面的揮了揮手

也就喬瑟夫這心大的傢伙會回應,還換來西撒的肘擊

[妳是誰?]

在喬瑟夫吃痛的彎下腰時,對世界的審問也開始了

[世界,世界˙尼基福洛娃]

世界輕鬆的回答,答案卻讓問的人愣了愣,好一會兒才問出第二個問題

[維克托是妳的誰?]
[我哥哥哦~]

只有[哥哥]兩字是用日文,世界俏皮的歪了歪頭,這個答案反而讓眾人面面相覷,有些人恍然大悟,有些人還在思考[勝利]是誰,而莉莎莉莎已經伸出手扶起坐在地上的世界

[原來妳也是尼基福洛夫,抱歉了,世界]

略帶歉意,莉莎莉莎這麼開口

[不會啦~妳已經算親切了,我剛剛才被更兇狠的語氣威脅呢~]

算不上是寬慰的話語,世界若無其事的說出了自己被威脅的事實

確認世界表情確實無礙,莉莎莉莎才鬆了口氣,然後,目光轉向了早已知曉世界身份的喬瑟夫,還有忘記提醒的西撒

一陣寒意略過背脊,喬瑟夫和西撒同時對上莉莎莉莎的墨鏡,兩人再次感受到當初被莉莎莉莎統治的恐懼

------------------------------

小小科普:俄羅斯人的姓氏是依性別改變的,男性姓氏的尾巴通常是[夫],而女性的則是[娃],[婭]之類的

然後......喜歡的話,可以給些建議或是問個問題喔









(在此不要臉的求小紅心)

世界˙尼基福洛娃(6)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少女,舞者,業餘畫家,業餘攝影師,這一串形容世界的詞語後還必須加上一個,替身使者

世界是在十歲時覺醒了替身,也正是在同一年,她代替維克托跳出了那一場驚天動地的表演滑,而促使世界這麼做的,也正是她那神奇的替身

替身,會根據持有者的願望擁有不同的能力,有些人渴望力量,有些人渴望控制,不論哪種人,他們的願望大都會顯現在替身上,而世界的替身,特蘭,也是如此

她的替身能力,一言以蔽之,就是轉移,距離上的轉移,或是概念上的轉移都能夠做到,會有這樣的替身,起因便是維克托

眾所周知,維克托是一名花式滑冰選手,而且是舉世聞名的,這樣的維克托,雖然難以想像,但是還是有剛開始滑冰的時期,剛開始練習時只能以慘不忍睹形容,轉身時摔,跳躍時摔,偶爾剛剛起步就摔下去了,讓這名少年的腳,手,以及四肢都布滿了傷痕

維克托又是個極其倔強的孩子,他摔的越多,想征服這項運動的熱情就越大,初期的一年裡,維克托就沒有一天是沒有傷痕的,而這只是個開始

不到兩年,逐漸熟悉花滑的維克托為了動作上的美感,還特地去請教了莉莉亞,也就是未來會成為他妹妹老師的芭蕾舞團首席,毫無保留的被這位嚴厲的老師狠狠的操練了一頓,雖然沒有真的經歷身為芭蕾舞者應該進行的訓練,維克托依舊被訓練的難度嚇到了,也因此他後來特別敬畏世界那艱深的意志力,不過這都是別話

芭蕾舞,是一種特別傷害腳的一種舞蹈,隨便去看一個芭蕾舞者的腳絕對布滿了傷疤,未好的以及正在癒合的,就算是個剛入門的新手,拉筋的痛楚也足夠他受的了

那段時間,不只是維克托最痛苦的時間,也是世界的,不想讓維克托痛苦,不想讓維克托受傷,小小的世界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並且,淚眼汪汪的盯著維克托,以自己嬌小的身軀擋住門板,試圖讓他打消出門的念頭,而維克托總是會笑著將世界的頭髮揉亂,然後踏出家門

眼看讓維克托遠離讓他受傷的事物的想法失敗了,倔強的個性與維克托一模一樣的世界,有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既然不能讓維克托不受傷,那就把維克托的傷痕轉移到自己身上吧!

這想法出現在世界腦子裡後,這個小女孩馬上就向自己的母親尋求同意,而出乎意料的,母親同意了,帶著一抹小女孩看不懂的微笑,自那以後,世界總是會在晚飯結束後,拉著維克托的手坐到沙發上,自己則將手掌覆蓋在哥哥的傷痕上,維克托問起時,她也很自然的說出嘗試將傷痕移到自己身上的天真話語,換來自家哥哥的柔軟一笑

一開始的確沒有作用,覆蓋之下的傷口依舊在原處,世界也不氣餒,一天一天的嘗試,隨著時間過去,維克托也曾經想讓她放棄,不過,那一如既往的倔強最終讓維克托放下了勸說

而到來即是危機,亦是轉機

那是一個異常寒冷的天,對於俄羅斯人原本就嚴峻的氣候更加雪上加霜,而在這冷酷的天氣下,傳到尼基福洛夫家的,卻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維克托,因為趕路,在扭傷腳踝的情況下迷了路

當下,世界急的都快哭出來了,所幸,最後在救援隊的幫助下,他們終於找回了維克托,而在確認平安後,映入世界眼前的便是維克托那腫脹成球的腳踝,以及故作冷靜卻冒著冷汗的維克托,伴隨著心中的痛楚及臉上的眼淚,世界的指尖觸到了那紅腫的部份,隨即一陣劇痛使得女孩小小的驚叫出聲,隨之而來的是男孩的驚呼聲,只見維克托的腳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腫,反倒是世界緊緊按住自己的腳,低下頭不發一語,而在被頭髮掩蓋住的臉龐,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時至今日,維克托只知道自己的妹妹擁有著神奇的能力,卻幾乎再沒看見她使用過,而母親,也就是米莫紗,也沒有對世界表現出來的能力,有過一絲一毫的疑惑,只有對他悄悄的豎起食指,立於唇邊






----------------------------------

嗯,這章主要是關於世界的替身覺醒啦
還有母親的隱瞞,大都是小小的伏筆

然後......喜歡的話,可以給些建議或是問個問題喔.....
我很好勾搭的(求你們理我( ´゚Д゚`)
建議的話,我絕對會接納,應該說請給我建議
<(_ _)>
問題的話,可以問問看會出現哪些動漫啊,人物啊,cp啊,未來會出現的兩個主要女角色啦



(求求你們,留個句號也可以啊(◞‸◟)

世界˙尼基福洛娃(5)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以一個十六歲少女的早晨來說,世界的生活無疑是非常健康的
清晨六點,從床上爬起,梳妝洗臉打扮後,從喬斯達家分配給她的房間出來
下到廚房,和荷莉打完招呼後,享用了一頓荷莉做的精緻早餐
然後出門,開始繞著喬斯達莊園晨跑,預計總距離四十公里,預估花費時間:一個半小時

結果,花了兩個小時才跑完,真心的開始思索是不是體力開始衰弱後,世界回到了莊園門口,意外的發現門口的警衛是昨天將她趕出門的同一人,相對於警衛先生的尷尬,世界回以平靜的笑容

早上八點,不出意外的發現除了喬納森以外的人都尚未起床,反倒是喬納森驚訝於少女的早起,而驚訝過後則是讚許,隨後,兩人趁著早晨的空檔討論起了稍後將要開拍的劇本

而空條承太郎睡眼惺忪的進到餐廳後,便是一個一米九五的壯漢和嬌小的少女滿臉幸福的討論甜點的無違和景象,兩人似乎沒有注意到有人靠近,依舊興致高昂的沉浸在兩人的對話中,承太郎又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因此他就這麼聽著話題從甜點跳到舞蹈,再跳到攝影,然後回到劇本、劇情、人物,最後則是,替身

當話題來到了替身時,喬納森才發現了身旁的承太郎

[啊......承太郎,你也在這啊......]

似乎這時才察覺到自己說出了不該提起的話題,伴隨著眼前承太郎完全黑下來的臉,喬納森不自覺敗給了這名後輩的氣勢,尷尬的閉上嘴,可惜,此時少女的好奇心已經完全被激起來了

即使喬納森緊急的試圖阻擋承太郎,卻還是抵擋不了他對少女的威脅話語

[喂!婆娘!]

平常時候,承太郎的這種語氣通常都只會造成
女性們的狂熱,但是眼前的女孩只是眨眨眼睛,疑惑的偏了偏頭,很平靜的樣子

沒有人知道她平淡的外表底下已經掀起了名為好奇心的旋風

[妳最好不要起無謂的好奇心,妳會沒命的!]

伴隨著喬納森責備承太郎的無禮的話語,兩人旁若無人的互相對視,過了許久,世界才笑出聲

[知道了,我不會有{無謂的}好奇心的]

明明承諾的話語已經被吐出,承太郎卻沒來由的覺得少女一定有辦法得知關於替身的資訊,
不知是因為她的表情還是語調,亦或者兩者皆帶給他不好的預感
不過,世界都已經答應下來了,他要是還繼續威脅她也說不過去,更何況,後邊還有一個囉嗦的大家長呢

最後,喬納森充滿歉意的拖著瞪視著世界的承太郎跑出去進行教育,獨留世界一人坐在原位,又等了一會,房間外沒有聲音後,她才輕巧的站起身

[替身......嗎?]

令人意外的是,少女此時身軀散發著微光,如果有其他人在場,一定認得出來,這是叫出替身時會有的生命波動產生出來的

[還真是,可愛的名字啊~]

她緩緩的抬起手,伸向半空,隨後一隻手跟著出現,像是幼崽般,膽小的附在世界的手心,接著,一襲斗篷出現在世界面前,非常奇特的,只有斗篷的帽簷及袖子部份有頭部及手掌,其餘部分都只有中空的空氣,簡直就像替身本體就是斗篷般

[妳說對吧,特蘭(tran)]

世界˙尼基福洛娃(4)

綜主JoJo,冰上的尤里
承太郎bg,不喜勿入感激
現代paro,JoJo們是兄弟姐妹

俗話說的好,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藉由喬瑟夫刷起西撒的好感度的世界深刻的體會到了這一點。

這名天性溫柔的義大利青年就這麼和他的損友擔當起世界接觸這個全然的新環境的嚮導,而且,比起喬瑟夫,西撒明顯靠譜了不知多少,起碼不是將世界丟著,自己跑出去玩的程度。

只不過,跟這名金髮男子的近距離接觸也確實為世界帶來了麻煩,應該說,這喬斯達家住著的成員都是一些禍水,不論是紅顏或是藍顏。

[喂!妳這女人是怎樣啊!才來不到幾小時就勾引了西撒嗎?]
[妳給我聽好!西撒啊~才不會喜歡上妳這種小女孩呢!]
[就是說啊!]
[西撒可是我的啊!]
[蛤~妳的?妳是不是腦子有洞啊!是我的才對!]
[明明就是我的!]

..............

平淡的望著沒幾句就吵起來的幾個女人,世界身處的位置在喬斯達莊園少數對外開放的區域,這裡是花園,布滿了五顏六色,各有優異的花朵及植物。

然而,這樣美不勝收的景色,背景卻是幾個女人的無理取鬧,實在是一大敗筆,又是幾分鐘過去,眼前的爭吵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無奈的轉身,警衛也發現這裡的鬧劇,正趕往這裡準備進行驅趕。

令人無語的是,這名警衛將世界也逐出了門外,由於初來乍到,除了劇組的人員外,雖然都知曉會有一名女性配角到達,卻沒有人知道她的確切長相,也導致了這起意外發生。

抬頭看向巨型的鐵門,世界認真的思考了從後門走到前門的時間並決定實行,差一點,是的,如果沒有偷溜出宅邸的三人組恰好回來,世界真的打算跑上二十公里從後門繞至前門。

反正,就當慢跑嘛,她是這麼想的,並且一點也沒有思考這個距離到底有多麼不自然。

滿頭銀髮是一個很大的特徵,對於喬斯達家的少年少女,新來的成員是一個非常吸引他們注意力的事物,畢竟,這部戲,出乎意料的講求關係,主角都是喬斯達家的主人翁,配角是喬斯達家成員及各種同學同事,就連反派都是由迪奧這名喬納森的幼馴染為首的布蘭度家族及其下屬擔任。

但是,其中卻有幾個人的身份不是與他們非常親密,卻是無可取代的,米莫紗˙尼基福洛娃,這名嫁到俄羅斯的女人,曾經是喬納森及迪奧的老師,同時也是兩人的惡夢,米莫紗不只是在現實中擔任兩人的家庭教師,同時在戲內,為了追求真實感,迪奧選擇了她演出老師這個身份,這作死的舉動便是,除了休息吃飯睡覺,只要醒著,就會被迫聽從這名女性的言語,一舉一動都被管教的徹底,也導致兩人對於有關於米莫紗的各種事物都帶有恐懼。

雖然拍完第一季後,米莫紗當天就飛回俄羅斯,並且沒再到日本過,她的兒子,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卻是在第二季中,扮演了米莫紗的孫子,並且,迷倒了萬千少女,在兩年前造成了一大風潮,花滑的風氣也因此更盛,這兩人都只有喬納森及迪奧目睹過真容,其餘人都對於這傳說中的尼基福洛夫都抱有些許的好奇,自然也就清楚的記得女孩的特徵。

銀髮,喜歡編成辮子的長髮及腰,幾乎是特徵的微卷瀏海,怕熱的穿著短袖短褲,然後,安靜的徹底,三人組幾乎是看見世界的同時就認出來了,在吵鬧的女性中,唯一一個安靜的沉思,並且,與敘述完全符合的少女,只有一個。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世界會被趕出來,不過,向來直接的空條徐倫憑著性別的優勢上前搭話,後方的東方仗助及喬魯諾因為距離的緣故沒聽見她們的對話,不過,很明顯的笑聲不久後便傳來,是徐倫的,邊笑著邊牽住世界的手腕往兩人走來。

[來,世界,我給妳介紹,這個,梳著老套飛機頭的是東方仗助,我的表哥,這邊這個頭上有三個甜甜圈的是喬魯諾˙喬巴拿,也是我的表哥。]很直白的以髮型為介紹基礎的徐倫,明顯忽略了自己也綁著米老鼠一般的髮型。

[喂!徐倫,妳說我的髮型怎樣啊啊~]
[老套飛機頭啦,怎樣~]
[妳自己不也梳著奇怪的米奇頭嗎!]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互相調侃著髮型,喬斯達家的人對於家人總是比較寬容,要是由其他人來說,這兩人可能就要發一場好大的脾氣了。






(米莫紗是私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