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櫻風

目前沉迷舔JoJo美顏,大愛花京院
(灬ºωº灬)
絕對月2更,偶爾渣圖掉落
主雜食,愛的動漫很多,多到想產的糧一堆,但都生不出來(´▽`)
不過,大部分是bg,以後可能寫得出bl,gl來.......希望啦~Ψ( ̄▽ ̄)Ψ


目前吃的:
總攻:木大親子,歐拉親子
攻受皆可:詐欺親子(......是這個名字嗎?)
總受:喬納森


為什麼屌爺沒有鼻子還這麼完美呢
ヾ(*´∀`*)ノ

Monster

(2)

破壞了屏障的少年,又再次的給出了一個令人震撼的訊息。

每個怪物都望向了他們其中唯二的骷髏,不同於Papyrus的慌張,矮小的Sans明顯對於Gaster這個名字有著一定程度的了解。

兩人對視,彷彿有著電流在黑髮的少年和白髮的骷髏中交錯對峙著,直到一個女孩打斷了他們。

[好了,好了,不要再深情凝望了,小奈特地把我們拖來美國不是來吵架的吧!]

繫著眼罩的白髮少女燄冥展露笑容,不知為何對視的兩人卻感到了寒意,不自覺的冷顫。

不約而同的,互瞪了一眼,兩人向嬌小的女孩伸出手,再次對視,帶著怒氣的,帶著對方踏入禁區的怒氣,對視著。

[啊啦啊啦~]

只有燄冥一人還保持著笑容,其餘的怪物們看見兩人的怒氣後齊齊退後了兩步。

在人類女孩牽住兩人的手後,氣氛稍微和緩了些,但也只是稍微,直達沸點的氛圍就這麼從下山到機場再到遙遠的極東之國維持下來了。

-----------------------------

第二十區,又被稱為安定區,此時因為兩人的存在,似乎,不能稱得上是{安定}。

如坐針氈的拿著一杯咖啡,被迫坐在低氣壓中心的金木悄悄的轉頭,左邊是一如往常面無表情的奈那,右邊則是今早才認識的,據說是一個骷髏的看起來就像帶著面具的人類的始終笑著的Sans,不由自主的坐正,金木研此時不尋常的感受到了,喰種不應該有的恐懼,似乎都被硬生生扯出來了。

而現在不對盤的兩位怪物正為了某個女孩的教育問題陷入了僵局。

若不是在場的某幾位女性出場勸架(威脅),金木研感慨著想著,這古董咖啡廳今天就要功成身退了吧!

看向始終飄在空中的龍骨,喰種的本能正高聲警告自己,雖然現在一片平和,只要那名矮小的少女出了什麼問題,這兩位肯定會爆seed滅了這裡。

-----------------------------

最後Frisk的就學問題是被Toriel和燄冥兩位一人一句決定下來的,學校是奈那選的椚丘中學,至於住所則是由土豪月山習慷慨提供的一棟公寓作為全體怪物的定居之處,Frisk當然也住在裡頭。

這樣的決定雖稱不上滿意,卻也能夠接受,風暴中心的氣溫終於回暖,金木研也能夠放鬆下來了。

(論處於修羅場中心的金木的心裡陰影面積......)

接近傍晚時分,全體古董咖啡廳內的怪物加上Frisk都在月山的帶領下往外走去,只有奈那獨自走入古董內部的員工宿舍。

沒有回頭,兄妹兩人自從奈那變成了{半}後,都十分明白食物鏈的殘酷程度......

喰種不能與人類住在一起,食慾,本能,不同的理由都將造成兄妹倆間的悲劇。

Monster

(1)

激動的女孩就這樣抱緊著自己的兄長,面具底下露出了不同於外表的燦爛笑容。

怪物的王,Asgore對於他破壞屏障的舉動產生的種種疑問,只能轉向相擁兩人後方的兩位尋求解答。

[非常抱歉,諸位,看起來奈那先生的行為似乎讓你們深感疑惑。]

不過,先開口的卻是舉止相當得體的一位青年,另一個身著華服的女子只是安靜的站在後方。

[喂!你們是什麼人啊?又有什麼目的?]

火爆的護衛隊隊長Undyne雖然用相當不禮貌的語氣問道,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沒有直接拿出長矛來已經是很親切了。

[我們是喰種,至於目的的話,我們也不知道呢!是奈那先生突然說要來這裡,讓我們跟來的。]

看著數量眾多的怪物們,月山習覺得自己的三觀快碎光了,平生只對美食執著的他,一週前突然被告知世界上還有除了人類及喰種以外的智慧物種,甚至還必須跟來這異鄉解放他們,真是...難以言喻。

結果怪物們的疑問依舊沒有被解答,不過,這不包括Sans,因為這名骷髏正緊盯著還未放開的兩人,內心的火無聲的燒著,連他的兄弟Papyrus都叫不醒他。

[我跟Frisk約好了一個月。]

似乎是感受到了熱情(?)的視線,奈那終於放開了Frisk,並且,說出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Frisk也察覺到了不對勁,趕緊跑回Sans前拉住他的手,骷髏燃燒中的火就這樣被女孩的舉動無聲無息的撲滅了。

[一個月是?]

回過神來的Asgore對著奈那問道。

[來找你們的時間。]

[所以,奈那先生還有Frisk都知道我們的存在嗎?]

[是。]

在人類世界魔法已經消失的時代,居然還有人知道被封印著的怪物,這件事實似乎讓Asgore及Toriel難以置信,畢竟他們可都是最早被封印的怪物的成員,因此也明白,時間的流逝對於人類的文化是件多麼大的傷害。

[那,那麼,現,現,現在還有人,人類知曉如,如何使用魔法嗎?]

對於怪物們在外界的生活,魔法的使用與否是唯一一件影響的事,畢竟封印被破壞了,怪物們也能夠重新回到太陽底下生活,因此Alphys即使非常怕生,還是忍住膽怯問出口了。

[沒有。]

出乎意料的是,將屏障破壞掉的奈那否認了魔法的存在。

[我們,我和Frisk會知道你們是因為我們被一個怪物拜託過。]

[一個名叫Gaster的骷髏。]

Monster

楔子

那似乎是個明媚的一天,花兒在萌發,鳥兒在歌唱,將怪物們封印起來的屏障持續的發出碎裂的聲響。

Frisk對於這情形似乎沒有任何的意外,當Sans發問時,她也只是告訴那些驚慌的怪物們,那聲響的製造者有可能是來救他們的人。

當屏障漸漸的被破壞,最後的一絲封印也被摧毀殆盡後,怪物們看見了一個人類,不,應該說是具有人類形體的不知名生物。

也許是個怪物,就跟我們一樣。長久以來被迫居住在地底的怪物們在看見那人身後的,如尾巴般的紅色物體後這麼呢喃著。

輕輕的踏出腳步,一步,兩步,那人將目光掃過圍繞在他前方的怪物們,隨之清晰的臉部讓眾怪物越發確認心中的猜想,因為他臉上,有著明顯的一副面具。

然後,他的動作停下了,他的目光放在一抹嬌小的身影,兩人的動作同時靜止。

[BROTHER!!]

就像是時間重新走動,顫抖的Frisk奔向迅速蹲下的人,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封印怪物的是人類,打破它的,似乎,也是個人類?